延庆赛

赛前早就知道自己过去基本就是打酱油,虽说总人数不多,但全国的平路高手基本都来齐了,我的前队友们,其他业余职业车队的小妹妹们,他们大部分都是专业队或者半专业队出身,身体素质好,技术扎实,比赛经验丰富,平时都有系统的训练,我现在的状态,难以对她们形成冲击。

赛前一周生病,体重一周下降了3kg,而且咳嗽严重,嗓子已经哑的说话困难了。不过赛前孟佳说给我带自家的樱桃,况且,太久没有这种比较长距离的公路赛,内心还是非常渴望的。目前很明确:跟住peleton。

报道时碰到林盈,旁边有个壮实的小伙子,肩宽背厚,我也没仔细打量。后来孟佳说那是个姑娘,顺义冲刺的时候咔咔几脚就把后面甩没了,后面几个人轮流追也追不上!我大大吃了一惊,赛前检录,我仔细一看,原来真是女生啊!估计比我重一半,大腿肌肉粗壮结实,一问林盈,虽然年纪小,但是大家都喊她冉哥,有场地车训练经验的。

男子之后不久就是女子发枪。一上路,车轮嗡嗡撵着地面,这种久违的情景让我非常兴奋。虽说前两周刚刚比过老山赛,但那个赛道严重限定了第一集团的人数,完全不是一个感觉。

赛前林盈透露给我了他们的战术,虽然分属几个车队,但也达成共识,基本是4对1的格局。果然,按照之前的布置,9km的小桥上坡开始突围,起初的几轮有非种子选手去追,后面几轮,到了缺乏队友的种子选手去追,2、3轮下来,她被消耗的很大。我没有破坏他们的战术,在peleton里舒舒服服呆着,心率最高也就170多。经过几轮,2个人被放跑了,当时我在队伍靠后,没注意到走了2个人。不过就算注意了,大集体也不可能放走我去追上他们。在冉哥后面跟骑很舒服,挡风效果极好。她的骑行技术的确扎实,上身稳定,踏频高,输出均匀。

这个时候我们这个队伍里人还是不少的,在上坡路段有人拉了几次,人数仍然比我想象的多。比赛中段,我开始在上坡段加速。我体重比他们轻了至少2、30斤,虽然平路冲刺完全没希望,但上坡还是有一定优势的。2、3次后,我成功的带出另外两个种子选手,包括冉哥,其他人都落下来了。这个组合其实很理想,我在坡路可以带,另外两个平路和下坡如果能领骑,跑出去是没有问题的。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突围的意思。冉哥我并不奇怪,他的冲刺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另外一个却也不走,赛后问,说她没力气了。

比赛后段骑的很休闲,平路20多的速度慢慢溜达,这节奏过于松弛以至于后面掉队的选手都追了回来。最后的坡路我也领了一些,最后几公里开始大腿抽筋。老实说,今天强度不算大,不过是中间几次突围心率180+,为啥抽筋我也不懂。不过这也正常,平时在香山如果超过20km也是必抽的。

最后的冲刺结果和之前预料的一样,冉哥集团冲刺第一,种子选手们都在我前面。我试图站立摇车,不过刚站起来腿就抽了,算了,坐着慢慢蹬吧。。。

总的来说,这是一次比较有意思的比赛。起伏路比纯平带来更多乐趣,众多种子选手的到场也让比赛多了几分硝烟味道。女子比赛正在朝着男子赛团队作战的局面发展,需要团队,讲究战术,而在大赛中能够取得好成绩的,也都是那些业余职业队的选手。我并不反对这种局面,也许未来有一天,这会成为推动真正职业化的一股力量。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