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二月

本来是和粉老师一块儿的。不过我的兔年第一骑完全使不上劲儿,慢慢悠悠让同伴们等得心烦,于是把他们先打发走了。他们还要跑马拉松路线,我想到模式口漫长的反爬就灰心,精疲力竭蹬不动的时候又不能指望什么看不见的手助一臂之力。老老实实跑小圈。

很久不骑车,体力的确是和想象的那么糟。刚爬了快活林就恶心,没搞清是粉老师给我带的鸡蛋饼吃的太快了还是骑的强度太高。事实上,进树林前几个连续的陡坡都没爬上去。

本来周日人算不上多,骑车的更没碰到一个人。不过下坡的时候总有行人在不对的位置。下拦车杆如此,下水库还是如此。我速度放得快了点,怕躲闪不及,只好急刹车停下来。

去后山的路,背阴面还有一段积雪,被压实的地方结成光溜溜的冰面。某年的冬天,也是在这里,我很没经验的妄图骑上类似的冰面,结果在即将成功时还是没挺住,滑倒在地,上面的哄笑应声而起。原来那些家伙们预料到了有这么一幕,也不提醒,直接停下来看好戏。鉴于那次的经验,即便没别人,还是毫不犹豫的下了车。

下后山,没走几米就滑到了。作为一个实验的结果倒是很值得:下回在树根上坚决不压弯。后面的路段都正常,下完了觉得速度不够快,再一看,叉子是锁上的。我在爬后山摇车时犹豫了半天给锁上的,当时心说估计会忘了开,一语成谶。

 今天天气极好。温度适宜,阳光明媚,天空湛蓝,如果没有3-4级的北风就完美了。坐在后山的林子里,听着山风吹过树林,我的nano里放着nicola conte的acid Jazz,风声有如曲子里的一轨,贴合得很自然。早春的树林还只有脆瘪的枝,可能随时会断。但仰头张望,在黑色枝干的映衬下,天空的颜色更加饱满,阳光也更有生机,炫目。过两个月,这里就该是另一番光景了。从光秃的枝丫变成枝叶繁茂,自然的生长在每一天的孕育里滚滚向前无可阻挡,情不自禁想融化在这繁衍壮大里,和他们一同强韧、壮硕起来,采天地之精华。

回到果园,熟人们的车扎堆,他们正在上面的某条小径上玩耍,热火朝天的吹牛,排队过坎,开怀的笑。

我和他们即近又遥远。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