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h. about Music

有待
和有待短暂的见面基本都是我在说话.我说,我把音乐分成,我这类的,不是我一类的,我现在喜欢的,我未来会喜欢的。我在不同的场合被不同的音乐击中,陌生的或者熟悉的,最近的一次是在办公室。午后阳光很好,突然遇见field of gold,我瞬时和那些空气里的尘埃一块儿飘了起来。我说话的时候,有老师总是睁大了眼睛,俯下身子耐心的听。我说,骑车的时候,根据上山不同的需要,我会选择不同的音乐。你是大家的DJ,我是自己的DJ。有老师说,这句很好,我要把他当成slogan。我说,你早就有了,keep that swing…

那天我问了节奏是骨架的问题,有老师说,这是我们的文化背景决定,我们的老祖宗是高山流水,而非洲人,他们不需要旋律也可以舞蹈。他说,什么时候我能听到音乐里的bass了,才是真正注意到了核心,会发现音乐更有意思了。谈话中我提到了Radiohead那首著名的high and dry,以及他们旋律性很差的专辑kid A。

后来,我在节目里听到bass演奏的曲目,听到了Jazz版本的high and dry。我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

王菲
演唱会很好,视听盛宴。但是,我坐在屋顶,距主妇一公里。唉,悲剧的,不仅看不到主妇的衣服究竟是什么样,连人声也高处不胜寒。主妇全场的表现都极好,只可惜一首当时的月亮,改编的风格迥异,我期待了整场,没有听到预想的版本,遗憾。

左小祖咒
我从来都不标榜是他的歌迷,甚至不愿耐下心来多听几遍(很多东西都是听了若干年才喜欢上的)。但是今天,在听完三个版本的 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不得不承认,在Cowboy Junkies的演绎下,原本晦涩、显得土气的音乐原来这样从容、动人。左小祖咒说他的音乐是满足一部分艺术家的需求的,再次证明了,我真的不是艺术家。

当我提到自己是个工程师,和艺术完全不打架的时候,有老师还很惊奇。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