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zzle

(这天非常良好的展示了drizzle和shower的显著区别)

下雨天出行,比满身满车的污泥沙砾更恼人的是犹豫不定的心思。出了四环不多远,雨势逐渐密集,掉头,心有不甘,再掉头,在城里压马路,浑身湿漉漉,消耗大把如梭的光阴。

不过窗户总有一扇是开着的。109国道空气清爽,连绵的山势青烟缭绕。盘上山腰,远处云海磅礴,层层叠叠有如潮起。禅房到妙峰的几公里,在云雾间慢慢爬行,四只车轮游弋在油绿的水墨画之间,青花瓷的旋律悄悄就蔓生出来。

九月初,山间寒气重重。把风衣雨衣裹上,下山总算没有失温,手指脚趾还是冻得失去知觉。秋天来着真心急火燎。下山路上碰见两个骑山地的小伙儿,身上只裹了几只蝉翼似的塑料袋,被风成个球,暗自庆幸,还是俺明智,两件衣服两个人,下山就轻松愉悦了许多。

高崖口的比赛,希望能有温和晴朗的天。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