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行

整个穿越,不得不说,最开始20km缓上,爬得我心率焦脆。

背个大包爬坡,起头还好。老或青蛙飞驰而过,我和老刘在后面磨磨蹭蹭。可能因为太过闲散,意志更容易被消耗。老刘骑着青蛙的yeti很不在状态,我不得不放慢的踏频等待。

骑了十来公里,厄运开始层出不穷。扎胎、车座导轨断裂、再扎胎、又一次胎没气,好在旁边还有人帮忙,灵芝、青蛙、老或,一块儿动手帮我解决问题。车座的问题最棘手,导轨断裂,只好在底下塞个内胎,再用另一条内胎缠上固定。勉强可以用了,就是磨得pp生疼,也导致后面一路都受煎熬,再也骑不舒坦。

三叉休整过后再上路,风云突变,老或和禹思浪的离开带走了阳光,乌云被大风卷过来,雨滴劈里啪啦就落下来,天色阴沉,气温骤降。在没有人烟的山里走,找不到一处可供避雨,前途渺茫,心里毛毛的,恐惧比劳累更压迫神经。

好在雨没有加大,时断时续,落下来的也大多是星点,浇不湿衣服背包。爬上隘口,视野瞬时开阔,远处的黄草梁、四座楼,身边就是大草甸,神清气爽,好不快活。

杂技表演!

传说中的落叶谷,落叶太厚了,轮子都被卡住了

爬最后一个坡之前,在某个短促的急上,我站在路边,灵芝解锁不利,突然倒下,天上掉下了一坨灵芝,不偏不倚正砸在我身上,胳膊撞着石头,顿时疼得哇哇大叫,震天动地。

再上路,夕阳透过头顶的树叶照下来,金灿灿的。远处的小山庄,还能看见刚才路过的白色天线锅。爬上山顶,东龙门涧举目可见,涧口几顶红色的帐篷如同小蘑菇一般鲜艳。

柏油路就通往椴木沟老韩家,我们夜宿的场所

远处就是四座喽,清晰可辨

这个山坡发生了意外,有人险些滚下5、6米高的落涯,好在被为数不多的几棵灌木接住了。车又滚了十几二十米,居然无恙

老韩家打尖儿。椴木沟海拔1k多,夜晚的月亮皎洁,星星一群群,可惜分不出哪是猎户座,哪是仙女座,只能瞎看看,到处都好像有把勺子。

来,来

两个都不是我对手!

第二天,刚上路就是12km的水泥破。椴木沟的村民真是辛苦,四面环山,去哪儿都得拔梁。好在柏油路修得平整,空气清爽,找到节奏以后的爬行不算太痛苦。

远处是灵山景区

过了山顶,准备转到山脊小路,河北彪悍的村妇突然把我们拦住,索要进山费。她拿不出任何凭据,全凭一张利嘴白活,不留买路钱,神仙也不能过!间或还来哭几句穷,“我们也不容易,你们就当献爱心,给孩子点学费钱”。懒得折腾,给了20,不可理喻的强盗。

山脊完全是马道,徒步人走的路线,很多部分骑不了,推车或者抗车,各展所能,我只觉得痛苦。好在风光无限,群山磅礴,幻想着能有格林童话里的7里靴,可以一步夸到对面的山上去耍一耍,也不枉一路抗车的艰辛。

alt=”” />

alt=”” />

期间碰到无数徒步的队伍。规模最大的是农大风云社,4、50人不止。一个可爱的小mm跑过来说:你好厉害哦!推车正是腰疼之际,骑两步都喘得厉害,对着嫩生生的一张脸,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在我看来,扛着扎营装备上山远比骑车辛苦多了。

旅途的最后一部分,最期待的下龙门沟,二十来公里的下山路。路线清晰,植被覆盖远少于前次,所以只花了一半时间,还算是顺利吧

不过一路石头不少,很多藏着草丛或者落叶堆里,很容易中招。有人就不幸落马了。

累坏了

涧口一线天,最后的合影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2 thoughts on “灵山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