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蒙峡谷

白河绕了许多次,从谷底穿越还是头一遭。

切入点是大片河滩,大石头小石头堆了一地,路线不清晰,前途未卜。灵芝探路并没有带来太多可参考的信息,突然冒出的看门人还盯着我们吆喝着要买票,一切充满了不靠谱。三脚猫couple当机立断不再贸然前行,带走了山鸡,六人的队伍刷刷少了一半。

趁着看门人不注意,三个人陆续钻进云蒙峡谷,沿着河滩边废弃的小路逐渐深入。起头还算好走,大部分时候有连续平坦的路面,后面愈发艰难,沟沟坎坎多了起来。路上碰见几队扎营的,居然都是金发碧眼的老外,还有不少个头比我高、完全还没发育的大孩子。忍了一拨,向第二拨问路,我刚蹦出个“Excuse me”,人家已经“中文可以”了。一张嘴,地道的中国话哗哗倒出来,看来这年头有文化的还真不少。也好理解,没个中国通,怎么敢来这乡下地方呢?告诉我们前面路可以骑,不过有的地方需要推,这个不打紧,别是全程推就ok,于是放心的继续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在河滩边骑行是快活的。旁边的白河峡谷水声哗哗,并不太大,还能瞅见浮冰,水质清冽,色泽温润,碧玉一般。昨天一夜妖风,山里的空气格外清新,天空蔚蓝高远。巍巍群山环绕,如刀劈一般的尖锋在头上耸立。在新奇刺激的地方xc,悠哉妙哉。

幸福总是戛然而止。该死的自锁,再次在紧要关头解不开,膝盖生生砸到大石头上,一点缓冲没有。我呲牙咧嘴躺在地上半天动弹不了。拖着疼痛的关节接着上路,再不敢用左膝发力或者支撑身体了。

河滩小路不觉完全消失,只剩下累积了无数大石头的空旷河滩,需要经常踩着石头横切、过河找路,难为了一向对过河充满畏惧的俺。把车当成手杖,还是不幸落水一次,冰冷的河水瞬时透过锁鞋网孔浸湿前脚掌,好在正是中午,阳关猛烈,不算太难受。

河滩尽头,按照之前的预想开始拔梁。灵芝号称从前徒步过,还走了不止一次,但对路线还是犯迷糊。凋敝的几户农家居然还有住户,问问,应该从他们家后面绕上山,说路不明显,但跟着电线杆子走就差不离。刚爬上山,看见远处有徒步的队伍,可惜只一眼就消失不见了。

痛苦的爬山路段,我百试不爽,落在最后。灵芝大步流星,一上路就见不到影儿,很久以后才能看见,坐在某个路口乐呵呵的,俯视着懒洋洋的走不动道儿的我们。我和虾在后面墨迹。不喜走路,扛着车就更迈不开步,走两步喘三喘,想起那些带着车健步如飞的女侠,不知道功力是怎么修炼的。林子里鲜有人迹,往年的落叶密密匝匝铺了一地,新鲜的枝叶还没来得及疯长,阳光透过尚且干瘪的树枝照进来,暖洋洋的。远眺前面的垭口,似乎并不太远,但分针转了一圈还是走不到,所谓望山跑死马。回头看,层层叠叠的山野在身后蜿蜒,但前方的路更加望不到头。

终于用右膝登山垭口,本应作为褒奖的下山,因为自锁有问题,变得温吞迟疑。被blur娇惯了,硬架生疏,抓地不够牢靠,找不到下山的感觉。虾和灵芝都有小小的事故,好在路并不长,xc不多久,宽敞的大路回到眼前。从前的土石路已经被修成了平坦宽阔的柏油路,石塘镇正在开发景区,这里不多久恐怕也要买票入内了。下山路曲折,弯道都用大标牌写着:限速20km,不知道对自行车是否适用。路边山谷,九道河里白皑皑的冰瀑还不少,冬天的积雪不知道有多厚。远处的密云水库,水势低浅,被小山分割了开来,深邃的蓝色幽暗安逸,湖光山色,广袤无垠。山风轻抚,畅快自在,弥补了不少没有越野路的遗恨。很遗憾手边没有相机无法记录,美好只能留在心里了。

今天膝盖伤势仍然严重,估计只能夹板游泳了。下定决心换掉这个残害我数次的打蛋器,改用M540!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云蒙峡谷》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