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崖口的狂风

11月的高崖口并不可爱,周六尤甚。刚到山脚就能感到阵阵北风呼啸而过,奔向山顶的征程充满未知数。

头天在gym作出汗运动时候还思考战术,准备牺牲自己全力保护友队夺冠。于是今天一改以往的沉稳,出发不多久便一马当先开始领骑,将速度拉起来。大风天,领骑尤其辛苦,对抗逐渐提高的势能之时还要应付阵阵随时可能把车掀翻的狂风,不敢有丝毫松懈。然而队友仅仅跟随了2km就被拉下,我在头前全然不知,仍然奋力前行。半晌过后456大姐慷慨的换下我,回头看,才发现紧跟的3个人里没有她,无奈。她并不在视线内,即便牺牲自己也不可能再将她带上来,只好改变战术开始一个人的征程了。

合力的小姑娘身材壮硕,力量十足,原本身材尚属清瘦的我在大风天占不到半点便宜,反而更容易被风吹倒。在4-5km的陡坡她发力加速,我因为之前的领骑耗费过多体力,节奏难以转换。换口气想追,但马上被大风粉碎,车子几乎失速,只能勉强维持平衡。进入小树林,456大姐居然又追了上来,吓了我一大跳。今天的她表现异常强悍,之后一路领骑,我猫身在后注视她发达的小腿,线条已能分割出三部分,往往这样的小腿总是男生们的专属。在最后2km的一处风口,她成功的跟上男B的选手离我而去。而当时我一不留神被风吹倒解锁下车,只能眼睁睁看着前面4人渐行渐远,再上车,他们已经在数十米开外,在大风中完全无法追赶。临近隘口的大风更加狂暴,明显能感到大风从辐条间穿过,轮子摇摇欲坠。终点前被卡西追上,刚刚起身想发力摇车,大风袭来,车子差点反向后退。于是体重更大的卡西后发制人,领先我几个身位到达。最后冲线的两三米花了不止5秒,人几乎定在风中,下车时被阎总抓住才没被吹走。后来发现xrf的工作人员在大风里体贴的保护好每一个撞线选手,大家伙才没像风筝那样被吹跑了。很多之后抵达的选手明智的选择了推车,低头猫腰推着车前进,即使这样也并不轻松。

最先开车上山的叔叔说自己第一个抵达时很害怕,担心车子被风吹走。参加了奥运接力的火炬手冬冬回来说这个风堪比珠峰7.2k-7.6k的大风,专业人士的评论让我在bbs上边灌水边倒吸了一口凉气。

比赛中困扰我的高心率问题仍然严重,小动作后的目眩像梦魇般难以克服。中途恰逢平路弯道,我不合时宜的低头看表,于是立刻头晕眼花,目光完全无法对焦,只能依靠意志和模糊的感知维持。如果当时出现任何突发状况,或者大风袭来,立即扑地在所难免。

经过一年瑞士训练营,蒙古小孩的实力突飞猛进,比赛中轻松超过合力唯一的队员,也是爬坡最强劲的zn,距离拉开甚远(当然很可能也跟大风天有关)。赛后他们父子马不停蹄飞往苏州唯亭参加转天的look杯,110km的赛事途中还多次突围,最后冲刺因为发力太早没有把握好最佳时间,拿到第八。比赛高额的奖金吸引了除hk车队外所有业余高手们,成绩很具含金量。看到马驹的报道,在太仓认识的ccf摔车退赛,澳洲大将piers已经身披闪电战衣,蒙古小孩则跻身TCR一员,车队的人员总是瞬息万变,不知道本月回到中国的Darren是否还会留在TCR。

08的xrf联赛,第一次没有拿到一个分站冠军,更丢掉了连续三年的总冠军。虽然并不失落难过,但紧迫感还是压上心头。teenager们气势汹汹的来袭,北京本地或者全国比赛都充满新鲜刺激。冬天抓紧时间做力量训练,来年再战,希望我这个年级一大把的老骨头不被小姑娘们落下!

比赛时只有我穿了带抓绒的长袖队服,卡西、西瓜等等都是单薄的红色车衣,非常明智!

赛后卡西说,这是第一次真正和我一同骑车,哈哈!留下这张照片为证啦~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2 thoughts on “高崖口的狂风”

  1. 不知道babble比赛当天的高心律是多少呢?我那天的平均心律193,不知道是否算是太高或是一般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