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2

轻舞山脊

天光大亮才起床,睡饱了就是好。刘大厨亲自下厨颠出了7个鸡蛋的加大号摊鸡蛋,虽然中间还有少许未完全凝固,但正和了俺爱吃嫩鸡蛋的刁嘴巴。

一扫头天的阴霾,在金光灿灿里出发。按着头天当地山民的指点我们和骑马的游客一起走了之前从未涉足过的小路,柏油路几百米后就拐上山脊,完全是驴友徒步的线路。

在山野里背着大包走路时总会琢磨能不能骑车,有多少路段可以用轮子代替双足直接碾过。当这个时刻真正来临时,心情刷一下就豁然开朗了起来,头天的种种不快、人心之险恶都被扔到九霄云外。天空高远,空气温润,虽然能见度并没太好,但远方西灵山的轮廓还是清晰可辨,大大小小的山梁也都在老刘的指尖一一被点出名字。在高高低低乱石丛生的复杂地形下骑行,车轮躲过一堆堆的马粪,撞上兀自突出的小草包,只能怪自己控车不够娴熟。穿行林间小路最是快活。高高的树冠和厚厚的落叶,车辙碾在黝黑厚实的泥土上,汗水被清凉的山风带走,畅快的说笑、吆喝,浓密的枝叶在旁边沙沙作响。

在每一个可以俯仰天地的隘口戏耍,以古怪嶙峋的石头为背景,摆pose拍到此一游照。需要抗车经过的小攀升重重叠叠,行进速度被严重拖后,好在全天的路程并不长,游山玩水的拍子恰到好处。

夏子墓的鲜花

途中经过一处隘口时瞥见绿野的指示牌:“柏峪-灵山 12”。身处在海拔1800米,山还是那么巨大,延绵不绝,而骑车的我们是这样渺小,目光所及的不远处需要弯弯绕绕好些时候才能到达。与夏子墓的狭路相逢正在我们意料中,只有25岁的年轻生命长眠于此,虽然这里距离公路不过半小时余。这个阳关普照暖意融融的初秋,当时风雪的寒冷和暴虐遥不可及,想象中的痛苦那么不真实。怀着谨慎和负责的态度进行户外运动,这样简单的道理需要又一个血淋淋的事实做注脚。周围的草丛遍地开着素色小花,采一把插在石缝里,过去已然无法改变,只能祈祷悲剧就此定格。

韭菜山山如其名,密密匝匝长满了韭菜,漫山都是香气。山民早已采走最粗壮的几茬,新长出的嫩叶正在蹿高。小憩时素食的老毛趴在地上做山羊状,真的啃起了野韭菜,费劲的咀嚼,牙齿上下蠕动,一会儿就抬起头喊:好辣啊!

龙门觅径

进入龙门沟时已经一点半了,一路下山,大小石头密密麻麻,不几分钟胳膊就酸得要抽筋儿,开始为接下来漫长的放坡忧心忡忡,但很快发现这担心是多余的。今年雨水充沛,龙门沟里植物疯长,原本全程可以骑行的谷底小路完全被野草覆盖,骑行变得困难,道路完全隐没,老毛一马当先,在植物的缝隙里寻找似是而非的小路,更多的时候只能推车踩着杂草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之前听了建议,把全身上下都包裹起来,只是脸和手指路在外面,于是他们不断被各种叶子拂过,瘙痒难忍。路上还有讨厌的荨麻,这种植物的圆形叶子把自己伪装成薄荷,青蛙一只手下去,立刻“哇”的一声缩回来,可惜为时已晚,指头沾上黑色的小绒毛,粗壮的胳膊立马爬满鸡皮疙瘩,半晌褪不去。

龙门沟下降的线路只能用爬坡的速度通过,据说总共是25km,我们穿出一线天回到开阔的路面已经下午4点多了。

回城,皎洁的月亮陪了我们一路。中秋夜的聚餐,和新朋友老朋友据在一起喝酒吃肉,就算没有月饼也无妨。回家时突然电闪雷鸣,一场雨淅淅沥沥落下来,把背包里的风衣翻出来,总算两天没有白背。回到家门口的红绿灯时雨渐渐止住,没有庇护的下半身已经被飞溅的泥水浸湿,布满沙土,摸摸,麻麻点点一大片。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2 thoughts on “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2”

  1. 第一天意外太多了,第二天景色丰盛,弥补了很多。大家一起出游总是很愉快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