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1

鱼羊为鲜
出城晚,虽然一路交通顺畅,到沿河城也已经快九点了。刘大厨下午采买齐了生鲜,但一袋袋的蔬菜还都带着泥土腥气,清洗切削,繁复的工作还有一摞。老韩家的电源也临时罢工,把电火锅撂在一边不干活,又是一通折腾。开饭时人人都已经前心帖后背,望着咕嘟咕嘟冒泡泡的火锅,我两眼发指。。。

青蛙老家带回来的麻酱香气扑鼻,羊羔肉肥美鲜嫩,活虾肉质紧实富于弹性,间或塞下的莲藕爽脆,据说还能补心,每个轮回总是在开锅以前菜肉被抢购一空,无一例外。俺挥动筷子的频率完全是公路车水平,在一堆山地车手之间鹤立鸡群。老刘嘬着二锅头慢悠悠的说:一看就是过惯了集体生活的。顾不得那么多,红彤彤的虾壳在羊汤里上下翻滚,俨然是在向俺招着小爪,开始集中火力,造出整桌子最高的一堆残骸。老刘第二天反复抱怨一只没吃到,可他光顾着喝酒唠嗑,能怪我么。。。。

出师未捷

昨夜经过的沿河城在青天白日下才露出她的本来面目,厚厚的围墙和青石板路,但这里仅仅是外衣,内里的韵味完全没来得及细品。出城时一位同学一马当先抢在头前,没有在路口等待大部队而是独自先行。结果这一别就是3h+。

从水泥路拐上xc路不多久发觉伙伴丢了,老毛青蛙二话不说回头去找,我和cl继续前进追早先出发的老刘叮咚。缓上的石子路还算平整,也没有毒辣的阳光,凉爽的天气里骑行并没有负担,但队友们现在四分五裂,形势并不喜人。

1h后追上叮咚老刘,这在意料之中,接下来4个人2h的等待就完全是意料之外了。

出游的兴奋在漫长的等待中和体温一起慢慢消失,13点左右再上路时,已经对前方毫无期待了。

风云迭起

山里的小土狗长一张松狮脸,这真是奇事儿。等待中一只这样的小狗从对我们敬而远之到最后在俺旁边打盹儿,这完全是个自来熟的过程。没想到上路后它锲而不舍的跟着我们,因为是缓上,速度不快,小狗就这样一直没被甩下。

不久碰到一片片羊群卧在土路上吃草打盹,我一边吆喝着“兄弟们,借过”一边缓缓通过。正打趣“这儿要是有烤羊肉串的就好了”,两辆山蹦蹦突突突急急赶上来,拦住我们的去路,原来是跟着我们的小狗把他们的羊羔咬了,找我们索赔来了。

无理的要求和刁横的村民,一个个麻黄峪的农村泼妇在旁边助阵,用唾沫星子把我们淹死。僵持了许久毫无进展,我和青蛙只得闷头跨上车,翻上前面的山梁,但在顶峰并不像村民说的有手机信号能打110。日薄西山,天色渐暗,我们离目的地还摇摇甚远,无法再干耗下去,只得掏出200¥换来人身自由。村民们之后悻悻的说最近的110也是60里山路外,显然是算准了我们找不到后援势单力孤。

叫嚣和争执,脑仁发麻,每个人的兴致都被消磨一空。再爬一遍刚刚为了找信号而踏上的山梁,道路漫长崎岖。我们无法把气撒在一只可怜巴巴一心一意想跟着我们的小狗身上,只能愤愤的抱怨:以后再来,就给这里立个牌坊:刁民村!

星星点灯

放坡,转道水泥路,进入灵山景区,抵达检查站时已经6点40,夜爬在所难免。看到这座新修的关卡多少有点感慨,jcss总是那么不巧不能在关键时刻出现,却在和夕阳争分躲秒的节骨眼儿横亘上一道围栏。与兼备森严的jcss比肩而立的梳着分头的卖票人,即便我们只是借个路不上灵山。“不买票?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好说歹说,买路费坎到50¥。

之前的路标显示离山顶5km,但实际的绵长远比这甚。中秋迫在眉睫,像夕阳一样红彤彤的月亮在深夜天空里慢慢回冷,爬高,我们仍然在路上挣扎。问路过的老乡,说上面的村子也就3里路。长舒一口气,但到抵达时才发现,点着灯的村落并不是我们的目的地!

山风呼呼不停,寒气从山顶漫溢下来,阵阵逼人心肺。偶尔经过的小汽车,灯光在黑色的大山上划出迂回盘旋的曲线,才意识到未知的前方路更加陡峭。

百无聊赖,抬眼远眺高耸的灵山,轮廓在黑夜巍峨神秘。山顶与天空融汇,星光在上头闪烁。突然间一颗星星由弱变强,并且迅速滑动着,才明白过来那车灯!眼前这个势在必行的山坡不禁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身边这个小村落无法安置下所有人,就地扎营的希望完全破灭,我们只能继续向暗黑星空的边际出发。和青蛙做先锋,后面的人陆续跟进。山上雾气浓重,月色昏暗,只能隐约感知前行的方向。我用大声喊话给自己壮胆,在找不出影子的山路上扭捏,小心绕过残破的路面和散落的碎石,零星留下一些汗水和深长的呼吸声。山顶雾气骤然加重,面前几米也瞧不见,心弦霎时紧绷,再不敢走在前头,只得等待青蛙开道。好在不过百米,连成一小片橘色灯光再次出现,拐过弯曲,隐忧和疲惫被甩在身后,赶路,终于告一段落了。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One thought on “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