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在广州

七月十一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并没有发生什么轰轰烈烈的事,也没有遇到什么新奇有趣的人,不过这日北京的天空的确给人久违的惊喜:一碧如洗,湛蓝纯净,云朵在衬托下分外洁白,或卷或舒,徜徉自得。用任何美好的词汇都不过分,山区远眺,细节分明,锐不可挡,这样的能见度完全可以媲美坝上,或者欧洲。虽然爬山辛苦汗流浃背,但呼吸畅快清甜,如有甘泉滋养,舒爽怡然。如果京城一年中有三分之一这样的日子,大约这里就是我最心仪的地方了。

广州的美食让人食指大动,尽管时间紧凑,我还是见缝插针的在来去匆匆的行程里栽入了探寻美食的内容,在心理默念“找到好吃的才是正经事”。刚下火车就与肠粉新鲜碰撞,忍着饥饿入M记目不斜视,直到抵达市中心,在宏扬小弟兄的指引下跑到对面的小院子里和穿着睡衣来买早茶的本地人一起吃寻常的路边摊。猪肠粉和珍珠粉,也不知道哪种比较好味道,选了前者,摊主满满盛好一盒给我,在上面浇上热腾腾的肉汤。“一块五,明天就涨价了,两块啦。”暗自庆幸,坐在墙角唏哩哗啦埋头闷吃,因为担心时间不够。刚吃完,弘扬小兄弟也过来,“不要急,慢慢呲。”看看空空如也的饭盒,也只好暗自郁闷了。他要了一碗珍珠粉,不过没有浇肉汤,而是酱醋汁,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比我的贵5毛。“我已经在明天啦,你还在今天。”对面我的疑惑他乐呵呵的说。他拉了小板凳在我旁边坐下,开吃。我尝了尝,东西大抵相同,不过口感更瓷实些。临走还不忘把饭盒扎破,“你也不想他们…,四不四?”


弘扬对面就是一家凉茶店,品种眼花缭乱,疗效似乎略有不同,还有酸梅汤。我忍不住好奇随手要了一小罐,4块大洋,不算便宜。味道和王老吉类似。后来发现这样的凉茶店广州遍地都是,甚至包括广大学生食堂。转战大学城的路上还是那个小兄弟向我介绍“五柳炸蛋”,“酸酸甜甜,很四合夏天,小朋友们都爱呲”。可惜无缘得尝。
 
身为一座孤零零的小岛,大学城娱乐资源匮乏,没有照片闪烁的餐馆,没有传说中的茶楼。我对早茶再次产生强烈的向往完全源于弘扬一个上了年级的老太太,“我每天早上六点去喝早茶”,原来这项活动真的这么深入羊城人心。既便如此,酒店后面的美食中心还是给了我巨大慰藉。从一干南北风味里努力挖掘一些本地特色,肠粉又吃了一遍,烧鹅原来是用梅子烧的,卡西发掘了咸鱼茄子煲,各色奶茶甜品,小小的慰藉了没有品尝到榴莲和荔枝等等热带水果的遗憾。广大车协UBB的小同学们在半夜带我们到旁边大排档品尝了美味的清蒸鱼和田鸡粥,还有西瓜同学赞口不绝的空心菜,让一个顽固的肉食动物开始对绿色蔬菜眼前一亮,厨子功不可没。
 
离开时匆匆打包了烧鹅饭,里面竟然有杨梅!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