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化学反应

一周都是阴雨天,据说周六阴天,周五担心会不会被雨淋,结果转天变成了日头火辣辣,我差点晒成了猪肉干-_-

晃到禅房已经比正常时间慢了半小时。十一点的山路被烤得冒出青烟,雾气浓重,远处只有粗犷的轮廓,细节全凭记忆拼凑。乏力的蹬车,气若游丝,心跳平稳的维持在70%+,负担最小的有氧区域,没有任何心肺负担,然而在每个弯角还是忍不住想躲进稀罕的一小方树荫享受弥足珍贵的过山风。

经过30+min激烈的心理斗争终于抵达禅房的小杂货铺。下车买水,躲在树荫下狂灌1000ml可乐,仍然不过瘾,又管大爷要了根1块大洋的冰棍,吃到透心凉。碳酸饮料的气体断断续续从咽喉缓释出来,头前被汗水浸透的沉重身体重新轻盈起来,无奈的望望明晃晃的大路,开拔。

边走边掏出nano,把coldplay的新专辑Viva La Vida换成James Blunt。不得不承认这张专辑如同我预料的那样无精打采,Viva La Vida编曲的弦乐有点the verve的Bittersweet Symphony的味道,Life In Techincolor和yes里融入了印度元素,但这完全是其他乐队上世就玩儿过的花招(比如Kula Shaker),看来U2制作人的加入也不能弥补创作上的乏善可陈。大部分曲目本身不够扣人心弦(本来这是coldplay最擅长的),Chiris Martin不断重复着从x&y时代遗留下来的真假声变换间的喃喃絮语,并沉溺其间自得其乐(我太刻薄了,其实viva la vida让我在夜晚空旷的街道越骑越high,只是恨铁不成钢呀!)。

似乎听到背后有人喊,带着耳机又不真切,过了好一会儿不经意的回头,大叔和小轮大师活生生正撵在车后,吃惊,但并不紧张。等我把nano的音量调整好,他们已经在我身前数米开外了。

转头就见到,这个片段我设想过几千遍,在街角繁忙的斑马线上,在社区里婆娑的树影下,我优雅的转头,瞬息间变换出最诧异的表情,音乐响起,潮水般涌过来,然而内心静谧,心跳和一片树叶掉落的声音尽数收紧耳朵。没想到类似的情节今天发生在明晃晃汗淋淋场景里,可惜除了汗水从墨镜上滑落,左手臂被晒得发麻,其他就再想不到什么了,看到的信息也那么有限,甚至连他们骑了什么车穿了什么衣服都没看清。吉他和玄和平稳鼓点里James Blunt沙哑的嗓子道出一句”You’re getting older, Your journey’s been etched… on your skin”,这是不是要归功所谓“岁月不动声色的力量”?

在禅房狭窄蜿蜒的道路上很快追上了大叔他们,田忌赛马的道理四海皆准。经过了4h+2k多的爬升,他们和刚刚猛灌过可乐+冰棍的我自然无法比较。以往总是大叔给我领骑,在爬坡时回望一眼就迅速跑远,几个弯道后再不见踪影。今天角色对换,虽然并非我意也没有法子了。偶遇是因为他们的时间表提前,而我又像龟兔赛跑那样经历了漫长了午休。

下山,继续爬阳台,汗水不断模糊了眼睛,但并没有饥饿感,nano换成Frente!,跟着轻快的节奏大口主动呼吸,糖份燃烧更加充分,先前灌下的可乐功效显著,能量滚滚而来,心跳维持在85%+。爬到阳台山顶,没多久发现大叔从另一边上来,有点诧异,猜想是头前被刺激了,卯足了劲儿爬这个本日的最高峰;或者是身体恢复过来,爬升重新神勇。打声招呼,各自休整,我忙着塞下一根能量榜,和卖玫瑰核桃等等山货的大娘搭几句话。接着先后下山,没有寒暄,来不及道别,就像很多个尽在不言中的电影画面,但有山风吹过,通体舒畅,贴着身体的衣服疾速抖动,我和公路车在群山之间划出优美的弧线,很快超过前面的人,只是在临近涧沟的急转慢下来,小心应付砂石遍布的复杂路况。

大叔他们后半段的爬坡,均匀的速率猜想心率在70%左右,这样的强度并不能给身体太大的刺激,华丽的大绕圈活动成为了一场依靠特殊器材(山地公路车)的减肥有氧活动,如果能像我一样来点左旋肉碱(我艰苦的减肥活动啥时候才能看到成效呢?),效果应该会加倍。

下到山底正好是Bizarre Love Triangle,跟着木吉他和Angie Hart清新的嗓音把整首歌唱了一遍又一遍,如果现在去KTV几乎可以不看歌词了(估计没有这首:( )。”It’s no problem of mine but it’s a problem I find, Living a life that I can’t leave behind”。在那些“不动声色的力量”下,我更愿意相信这些都是小资们的娇嗔和矫情,tomorrow is another day,这更像是生活。

回家路上又灌下一瓶可乐,那些神奇的二氧化碳变成了推进燃料,在微微顺风的天助下一路35+狂飙回家,30min的时间比早起出发时缩短了一半!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