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Vélo Adventure

China Vélo Adventure是一个类似MOB(Mountain Bike of Beijing)的组织,召集l老外在北京周边骑车,继续他们喜欢的户外活动,并藉此了解当地风土人情。不同的是这里使用的是公路车,没有越野,完全在优质公路上体验速度的快感。这个组织的发起人——比利时人Tom(蓝皓飞),一个在北京的体育记者,同时也在经营自己的自行车运动公司(可能还有其他职业)。Tom是TCR(trek china race team)的一员,在几年间的各种赛事和我逐渐熟识,经常在比赛前后聊两句天,唠唠家常。他的lp是马来西亚人(和瑞士铁人李铂一样!),会说简单的中文和少少粤语。最近他把我加入乐CVA的邮件列表,每次活动前都热情邀请参加他们每周末的骑行活动。

前几周第一次参加了他们白杨沟的绕圈活动。那次没有运输车,人丁稀落,高手罕至,混迹在队伍里很是从容。我第一次座上了“使”字头的车,第一次和在mob百公里初识的大使(or领事?)大叔近距离接触,对他强悍的体能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这周,在Tom的邀请下,我再一次混迹在一堆操各地口音英文的老外之中,参加他们十三陵-四海的绕圈活动。这次举着peloton的旗号,有分别拉人和车两辆运输车,声势浩大。我也乐得蹭免费车,只是集合时间过早,撞上头天夜里隔壁大娘哭天抢地直到凌晨,早晨5点多爬起来时仿佛梦游。

车上倒头睡觉,迷迷糊糊间听旁人的自我介绍,五湖四海,完全一个小联合国。Tom解释说租车费用由trek公司赞助,他们希望藉此鼓励更多人参加这项运动,同时带动一批高端人群的消费(也的确有人回到城里后马上就去xrf修车或者升级零件的)。

image

原来是16人队伍

从长陵停车场准备出发,开车的座车的聚集一堂,才发现前面有两个修长的身影,其中一个还穿着TCR队服。揉揉眼睛仔细看,果然是Darren和Piers,TCR最强大的两元猛将。一个是孤身战Look群雄回回都完胜的澳洲铁人,100km超级马拉松7h多完成。另一个则代表了业余XC选手的最高水准,两届黄山赛的冠军,2小时左右的比赛只比李富裕这个在职业队效力的中国国家队顶级选手慢半分钟。倒吸口冷气,心道不妙,有这样的高手,我就是装上马达也不可能跟不上呀。

image  

好看的小腿,我也想要!

 image

   另一元大将Piers

热身时跟在两元大将后面良久,这样的场景在平时赛场是不可能出现的。白种人修长的体型,四肢匀称,肌肉线条明晰,再加上精致的小脑袋,轮廓分明的五官,去做model也不为过(不由想到郝氏兄弟…,又想到要给能给我做拍照的model就好了!)。没多久经过小桥,坡度变陡,前面一小撮人结束热身开始专心爬坡,瞬间离我远去,想入非非到此结束。

image

回到现实,年轻的具有model潜质的小伙子们一一跑开,回到第二阵营,旁边只有使馆老头和另一个稍胖的老外。边骑边聊,才发现又是个铁人,去年在法国玩儿过大铁人,而今年海口的赛事参加了半程。给我科普:铁人赛不能追求速度,要控制体能,并且不断的补充水和能量,不能让身体出现极限状况。

image

难得还有俺的图片

爬到解子石顶端我又变成了一个人,使馆先生在后面等待其他人,而我在山顶等人时铁人朋友离我而去。头前Tom让我在山顶等其他人,跟他们组成第二梯队一块儿走,忙不迭点头,目送TCR大将们绝尘而去,落得轻松自在。

眺望北京城,浊气悬浮,蒙蒙一片。Piers抱怨说城市越来越脏,这也的确是我呆过的十来年间最糟糕的一季。只有此时身处在700多米的山上蓝天才悄然出现,覆盖在青翠油绿的大山之上。在城里住久了的city ppl会不会忘记天空的颜色呢?

人员一一从我身边路过,决定起身追赶,反正路线清晰不会丢失,不成想接下来一路我都是孤独的solo。下到永宁镇投奔错误的方向,沿途问了好几个人才纠正错误。其实所有地方都走过,只不过做了些排列组合的变化我就晕头,延琉路,经过从前一个“文明样板路”的岔道,想到当年在这里查看地图确认去喇叭沟门的方向,一晃已经是许多年前了。

image

天真的很热,回到家我的胳膊已经是烤鸡翅了-_-

延琉路到四海以前整修一新,原本高大的树木在路面投下浓密的阴影,柏油似乎刚刚压实,质地偏软,但并不粘,胎压碾压弹性十足。缓上到四海镇,翻爬杏树台,对周围景象不断疑惑,似像不像,生怕又把方向辨错了。

最后回长陵的20km极度焦急不安,在路上晃了4小时,TCR大将们估计已经回到停车场,难道要等我1h?本以为是一路下坡,才发现记忆完全混乱,最后10km左右时竟然是一路上山,情绪更加焦灼。

正在我着急难耐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TCR大将们竟然突然从身后经过。我睁大了眼睛,一阵狂喜。他们显然也觉得古怪,Piers还放慢脚步问我:你没事儿吧?

这样有惊无险的爬完最后一个2.5km叫做分水岭的陡坡,安稳的回到停车场。Tom后来解释他们途中吃东西等人耗时1h,猜测可能是某个他们躲在树荫下纳凉的功夫我从旁边闷头经过,没有发现彼此。

image

看这张pp时我才发现这就是为啥大将们在我后头的原因…

回程路,小联合国们继续热烈的讨论和打趣,操的各种口音千差万别,我的听力再次失灵,大半都是茫然,最近新闻的强化训练还来还是徒然呀。

image

回程路上他们还在热烈讨论这条蛇有没有毒。。。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