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花花白河游

前几日,上班路上,对面东来顺路口游龙般停了若干辆高大的“旅游巴士”,服装整齐的小朋友列队等候,叽叽喳喳很大一群,“春游”,脑海中立刻浮现这个词儿,“什么时候我也能去呢?”

结果这周就被三脚猫夫妇忽悠去石塘路烧烤。

“有sg么?”“大把大把的!”事后证明这完全是蒙人不打草稿的典范。

活动及其fb,烧烤物资一应俱全(热烈表扬gecko同学的统筹和精力),绰绰有余到铺张浪费,俺辛辛苦苦洗出来的韭菜香菇后来都证明无暇顾及。擅长技术工作的同学并不太多,从点炉子到烤串,烟熏火燎,人人都被呛红了眼睛。三脚猫小朋友忙前跑后照顾炉子,活脱脱一张黑猫警长的脸蛋儿。俺在一旁翘首以盼,时刻准备加入盯着炉子哄抢的人群,瓜分小批量生产的肉串和鸡翅,还要忍受随机出现未来得及烤熟生肉,和鸟蛋同学有感而发:还是锣鼓巷好啊~

深夜继续杀人、搓麻,三点以后女生们纷纷困倦难以忍受,上床睡觉。俺继续为失眠纠缠,一边又有如雷的鼾声,辗转难以入梦。临晨听见有人陆续起身开门,直到天光大亮,日上三竿,爬将起来,不过8点。

烩过昨夜剩余的大量生冷,完成了琳琅的非典型性早餐,大家开始分拨分批的离去,火车、汽车、自驾,剩下最后的五个fb核心分子,开始一小撮人的白河游,我的春游,才刚刚开始。

之前很想把车捎来,想象天蒙蒙亮时在水汽氤氲的山谷里骑车会多么惬意畅然,然而此刻才庆幸没这么做。两日糟糕的睡眠,精力耗费一空,大腿酸软无力,坐在车上吹风听笑话,这是大约是最适合享受春光的方式了。

去年的白河游是在五一,这年又提早了半月,景色尚未到最好的时候。路旁大片大片盛开着梨花,漫山遍野,不过颜色浅淡,四周缺少深色绿叶植物的衬托,并不好看。水势更是吝啬,下游都是干枯裸露的河滩,沿途的各个景区,号称“瀑布”的地方只有缓缓流动的一小挂水帘,黄灰的色调很不讨喜。好在城里人总是给足了面子,景区旁还是七七八八蜿蜒停泊了很多车子。

经过白河岩场,零星看见几个背着大包带白手套的人,可能正在寻找路线或者热身,没赶上他们做壁虎状趴在岩壁的摸样,可惜。

指路犯了迷糊,骑车经过数十次的道路居然走叉了,不过旁边有空旷少人的河滩,一车人决定索性停下来嬉水。

好久没有这样在河滩边耍了,像小学生那样打水漂、扔石头、累水坝捞鱼。三脚猫从口袋里摸出几张车票和小票,众人开始折纸船比赛负重漂流,相互扔石子,在浅滩里溅出大片水花,俺的头脚无一幸免。夏天已经悄然而至,阳光灼热无遮拦,河水(其实是溪水)清凉,石子光洁,很想脱了袜子下去走一走,不过无人附和只得作罢。眯起眼睛向远处眺望,流动的水花和丰盛的阳光,白色鹅卵石和一片片带叶而吐青黄相间的小树林,依傍的小山分割出蔚蓝天空的一角。

image

同学们,让我们来观察石头的自由落体运动。

image

装货,准备启航啦!

image 

顺流而下,结果很快就翻了。。。

恍惚浮现出当年在贡嘎寺到八王海穿越的小路上,缓慢流动的河滩和大片落叶乔木,今天的司机大猫彼时背着大大的包袱,负重在高海拔地区行进,他像驮着我的包袱的马儿一样不知疲倦的走。我轻装在后,举起相机,抓拍一个进行中的背影。当时更蓝的天空和比天空还蓝的浅滩,人生第一次身临其境,不由得惊叹巴蜀奇景,四目(俺是眼镜妹嘛!)迎接不暇。

image

河滩,水真的很少,绿色也有限。

image

只有在郊区才能看见这样的蓝天

转到抵达山吧时太阳已准备收工。想起去年五一前最后一次的日本料理鱼生宴,感慨时光流逝并不由人。后来,在这天夜里,呛鼻的wasabi给了回到大床的我一个怅然长梦。

得快乐时尽欢颜吧。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春光花花白河游》上有0条评论

  1. 恩,上海也是一片烟雨,绿色倒是很多,还有很多鲜亮的春花。但是我没有春游,可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