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水淋漓的高涯口

天气预报早前推说周六有雨,开始担忧。前年的高涯口就是在细雨蒙蒙里发枪,好在不久水势渐微天空明朗,润湿的空气里呼吸畅快蹬踏轻盈,只是临近隘口的大风增加了许多困难。

结果周六天公作美,把哗哗雨水留到第二日捐作谷雨。

高涯口是我最喜欢的一站,不仅因为有好的开始,更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去年赛后俩车人的饕餮野餐和谐美满,我在回家路上倚着TM沉沉睡去。惆怅,也是许多日以后的事情了。

可惜今年不再有任何好运气。赛前旧病复发,猛灌药,在床上绵绵叹惜。之前俩周也没有调出合适的爬山心率,被失眠困扰,或只是懈怠,只一次刷山avs达到180,结果充满悬念。

比赛推迟到10点发枪,女子组仅10来人,完全不能找到借风对象。和zrf始终牢牢粘在一起交替领骑。试图在6km最陡处发力超越,未果,顿感前途渺茫。中间平坦缓下处不断加速仍然无法拉开差距,在一处高速拐弯时险些和前面领跑的摩托撞上,斗志消耗一空。最后3km挣扎在崩溃的边缘,几近放弃,完全被对手拖拽上去,努力站起来又坐下,试图依靠姿势变换片刻放松肌肉维持速度,脑子映出大大的“不能放弃”几个字。最后几百米,zrf轻轻松松的说:咱们慢慢爬吧!可也未见速度放缓。以往缺乏竞争的我总想尝试一下冲刺,不过发力时间还是早,最后在终点前10多米全线溃败,看着对手撞线,一步一晃慢慢挨将过去,大腿完全麻木不再属于自己。刚放下车站稳喘气,男子A组后我们10分钟出发的Darren就撞线了,高高举起左手庆祝胜利,满脸轻松。后面鱼贯数名look队员,行头类似,在脑袋缺氧时难以辨识谁是谁,认出了拉手撞线的黄瓜和速伟,再后面还看到大叔,想来已是40min开外了。

第一次公路爬山赛有旗鼓相当的对手,体会到男子赛才有的较量和辛苦,真正的比赛对我来说才刚刚开始,富于趣味和更严峻的挑战,看来是琢磨升级器材和更加科学训练(其实是花更少的时间)的时候了。

赛后和look队员一帮熟友涮肉,面对着大盘大盘的牛羊肉一边朵颐一边交流赛场心得,发现Darren和zrf爬山时都悄无声息,这样的对手能力深不可测,令人畏惧。厚着脸皮要求和look队一起训练,车队经理爽快的应承下来,女孩子就是有优势呀。

热腾腾的火锅和有趣的话题,忘记了上次类似的讨论是什么时候。5年前的第一次是在兴隆的小肥羊,蒙蒙尚在国内,bike还没有去深圳,而我的小弟弟fancyrabbit也还是如假包换的粉嫩高中生,留着乖巧的短头发,清爽又纯洁(其实他从来也没纯洁过-_-)。

如果有共同的爱好就可以成为朋友,不问年龄、背景、其他差距,那么这种关系能有多稳定?成为一辈子的挚交或只是见面点头微微笑?甚至装作看不见?

怀念昔日的君子之交淡如水,和那些如龙井般慢慢淡去的味道。

Technorati 标签: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汗水淋漓的高涯口》上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