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 will last?

周六的天气略显沉闷,阴天,预计中的应该漫天纷飞的雪却贪恋九霄的繁华迟迟不肯来到凡间,在高分纷纭的什刹海断断续续的滑行(技术不够好),传说中的冰场就像想像里的那么热闹:冰球的小场子厮杀正酣,眼花缭乱的急停转弯和着歘歘削冰声;大冰场里速滑的花滑的交错往来,很多看似十分专业的小选手在一丝不苟的练习基本动作,甚至有穿着红黄相间国家队服的;更多不会站在刀上的初学者只能扣着内八字战战兢兢的履着薄冰,重心摇摆晃晃悠悠,在某个瞬间终于失控摔倒,四脚朝天或者双膝成为制动板。边练习基本蹬冰动作一边记录这些千姿百态,时间嗖嗖飞过。

期间终于吃到更加久负盛名的后海爆肚张,百叶、羊杂、烧饼(那个,芸豆卷卖没了。。。),所有食物味道都足够地道,烹饪火候拿捏准确,非常对得起四个人饥寒交迫的在麻雀大的小院天井跺着脚左顾右盼的近20分钟。妄图用眼神驱赶暖洋洋的小屋里已是杯盘狼藉而迟迟不挪窝的食客,未果。准备把这里作为向广大游客推荐北京群众喜闻乐见的传统小吃的据点之一,不过门脸儿太小,下次还真不知道能否找着。同行的刷版高手mm食量好像一只鸟,而且还是素食主义的鸟,头天刚刚看了chaoer同学的澳洲观鸟系列pp,不知道可以对应上哪一种?

晚上去了xrf年会。之前一直犹豫,总有不祥的预感,虽然相信过程不存在意外。

但我终于明白这种恐慌的根源。就像以往的每一次,联赛被做成短片在开头播放。全场灯火熄灭,配乐God is a girl从身后的音响放出来,快速切换的画面闪现,我熟悉并亲历的每一幕,在那些明丽的天气和一群人并肩作战的场景。当那些毫无疑问被忽略和完全否定的时光倏忽间回到眼前,我呆座在大厅一角,猝不及防,一击中的。画面流转,从亦庄的狂风到高压口的艳阳,人影在镜头前被拉近和聚焦,他们摇车和追赶的节奏比音乐更强大,我在黑暗里躯体抽空、眼眶湿润。

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形还会持续多久。要素变得悬而未决的回忆并不是让人温暖的cappuccino,他更像啤酒、红酒和王老吉的混合物,或者,是秃头的老骗子。

我的拇指,在前几周山上被戳到以后总不能完全愈合,每每即将恢复却再次遭遇突如其来的外力产生更严重的形变,这真让我焦虑。

年会的地点变了,菜肴倒是一如既往的好吃,既可以吃饱,也可以吃好,比很多华丽的宴会踏实多了。最赞的是一道菜是黎蒿炒银鱼,完全把我震撼了,作为一个南昌人,这种水草显然比多宝鱼或者剁椒羊肉更能深入我心,就很没教养的夹了很多次。

最心痛的是所有抽奖都无我无关,连续三年,次次如此。

就像盼望世界和平一样盼望小概率事件早日发生。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history will last?》有5个想法

  1. 鄱阳湖的草,南昌人的宝——藜蒿。周六周日分别在婆家和娘家吃了藜蒿炒腊肉(加些许韭菜)——这也是藜蒿的经典吃法哦,另外银鱼炒蛋也搭配较多。我家爱做银鱼炒蛋丝、芹菜丝和红辣椒丝——红黄白绿,活色生香!
     
    我常去后海的客家菜,你说的啥张没吃过,记上一笔,到时一起算上——咋能淘到那么多好吃的呢~~~好馋!
  2. Mire señor Almazan, yo no soy el mismo que el señor anonimo, no se como puedo detrsmraoselo, dandole mi e-mail, digame como puedo hacerlo.Se que le incomodan mis post, pero creo que debe ser un poco mas de respetuoso. A mi no se me ocurria mezclar lo de este pobre chico de youtube con la quema de fotos del borbon. Si solo se puede escribir para dorarle la pildora, digalo, pero ya esta bien de decir que soy el señor anonimo es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