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游行(上)

 精致的拉杆箱、盒装家庭手工版寿司、不离口的娃哈哈AD钙奶和红薯干,从这些令郎满目的物资来看,如果不是身后满满当当摞着放的车架和轮子,我们一车七人更像是去秋游的。八零后的小情侣们一边旁若无人的腻在一起,一边不知疲倦的进笑话唠家常并不忘相互贬损,伶牙俐齿的一张嘴偏偏挂着无邪的笑容,笑声清脆又甜蜜,青春无敌之下我愈发觉得他们单纯可爱,年轻真好。
 
年龄是个有趣的东西。旁边很亲密的什么人,吃奶的时候人家已经在学堂“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了,好容易捱到义务教育的温床里孕育时人家又已是象牙塔里的高材生了,如果路上碰见了没准还会对你哼一句“小破孩儿”。又过了许多年,终于你也长大成为栋梁了,竟然就有了共同的话题和爱好,偶遇后还会生出心心相惜相见恨晚的叹息,发现原来就在相隔几站地儿的小区域待了好些年甚至有可能想擦肩而过却浑然不晓,生命线原来是这样交错的,很奇妙。
 
而如今,我变成了追溯回几年前就可以被旁边这些小朋友叫阿姨的那一个。还在念书的他们是上天眷顾的那一群,在最好的学府,被心上人宠爱,满眼红花绿树,不识人间疾苦。并不觉得她们的娇嗔有丝毫扭捏,那都是俏皮活泼的流露。但愿她们的人生永远一帆风顺,和心爱的人一生一世不分离,如童话里的王子公主那样。
 
八达岭的赛道沿着滑雪坡修建,绵延漫长的上坡路段颇让人感到凶猛,某些急转而上对于有经验的选手也相当困难。埋首公路太久不蹭涉足山地,就算上礼拜刚刚经历了MOB的100km,因为骑得散漫闲适,找不回任何短途比赛的感觉,热身阶段爬完所有上坡竟然有心脏呼之欲出想要呕吐的感觉,非常罕见,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下坡倒是轻松自在,没有任何怵头的急转或陡坡,不追求速度则毫无压力。
 
检录前见到毛可兰,很高兴,因为她的到来终于成全了一场比赛,否则总觉得是自己一个大姐姐在欺负一群越野生疏控车不熟自锁都不会用的小妹妹们。开场果然立刻成了我们两个人的较量,上坡彼此交替我竟然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反而在最陡的路段因为路线选择有误不得不下车。当我们前后脚到达最顶点后如我所料她立刻消失在前绝尘而去。自从换了yeti她的下山就愈发神勇了,很多男生都望尘莫及,而我始终怀有怯意不敢太过追求速度,差距迅速拉大。第二圈爬升时看到她在前方优势已难撼动,奋力追赶之余似乎有缩小差距的迹象,但她领先我两个弯道爬升到顶点时就知道比赛已然结束。输了倒也挺满意,第二圈胸口发闷累得想吐也挺过来了,心脏的难以负荷在经过几次果园快活林的磨练就可以消除,冬天和DH高手们练练下坡才是正经事,去我不敢尝试的一号道,也许会有新发现。
 
杨威小朋友比得倒是相当自在,没有欧泽民的赛场堪称完美,领先优势过于巨大以致最后一圈最后1km链条蹬断还能第一个推车跑回终点,可惜这幕我未亲见,一定是相当有趣的。第二的小朋友也相当了得,在最陡的坡段没有自锁竟然也能踩上去,技术果然相当纯熟。
 
club relay因为有了国际友人的加入原本囊中之物的金牌变得飘忽不定。第一棒的小朋友掉链子了,仅仅领先几秒回到起点,第二棒高桥哲也同学在上坡阶段并未落后太多,但当其他女生一个个第次出发我仍然望眼欲穿看不到高桥同学时心里瞬时拔凉拔凉的,等其他女生漫山遍野随机分布开去时我们已成为倒数第三,原来他被人从后撞倒摔车了。旁边杨威couple对我打趣说慢慢跑看看风景吧,只好咧着嘴上了。只一圈,比个人赛更卖力,出发没多久追上零零落落先前出发的一些女生,从她们推车而上的身边经过,包括在东方红上很活跃的雪兔,小姑娘嘴皮子的功夫比XC显然深厚许多,赛前从旁边听到她和队友说从一号道下来应该没问题,如果不是断章取义,想来这个女生下次应该和高寅一块儿去比比DH了。最陡处推破而下(第二天比赛的新规定,否则取消成绩-_-)后已追至第三,下坡和平路完全没有了个人赛的懈怠,尽全力超过了视力范围以内的又一个女生,交棒时已是第二了。问旁人,说第一快了不过十多秒,那么杨威小朋友追上是可堪期待的。果然,在最后的平路砂石赛段追上了领先的男生,我们变成了第一,很满意。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