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时

从建研院出来,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是的,是走,不是骑),直到蒋宅口,没有一辆taxi收留我。

一下雨taxi就稀罕起来,半天没有露头的,偶尔一辆灯明的由远及近进入视野里,对着路旁挥舞右手的我却视而不见,或者一边借着惯性匀速驶过一边摆摆手,尽管我已经把轮子拆下来放进后备箱绰绰有余了。

无奈,指责天不作美司机无良,在雨幕里踮着脚尖翘首以盼发一点小呆,隐约有种冲动想拨个号码呼叫服务区以外可以顶上trek的一辆车,忍住没掏出手机,随即也就罢了。

闪进安外麦当当等待雨停。M记永远灯光雪亮窗明几净,不论付钱与否都可以在里面消耗掉随心所欲那么多的时间,这家是悬着蓝底黄月亮标志的24h店,即便趴在桌上睡至天白也未尝不可,饮料总有冰凉或炙热可供选择,cheese burg or chicken全凭喜好,随便挑一种都可以结结实实安抚肠胃一番汲取力量。因为这些可堪信赖的资本主义脉脉温情,冷漠的taxi司机造就的惶惑雨夜于是不再令人崩溃。

终于等到雨水零星可以慢慢骑回家。午夜路过展览路口,交通灯闪烁正在道路作业,巡洋舰般的运货车载着巨大的钢筋水泥桥墩们虚位以待,我从旁边默默经过,对着雏形惊叹即将横空出世的立交桥架设神速。

结果周三夜晚又是暴雨,京城洪水泛滥灾祸四起,好在这次是在小蓝里,我无所畏惧了。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