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站

周三下午开了一个酝酿已久的会,过程很多转折,冲突不断,导致结局惨痛,更多一些不着边际的工作压过来,不高兴。不过对会议本身很满意,没打瞌睡分神,主动参与到一些小争辩中,原本漫长的午后时光在会议室纯洁而迅速的溜走,向往这种真正的工作状态。
 
往往在这种投入的工作后会很虚脱,不过这次只剩下焦急,盯着指针妄图加快节奏结束讨论。还好,在deadline以前得以脱身,赶上了来接我的王老师。
 
去年也有这样的情况,似乎是9月初trek cirterium最后一场,正好遇到车间重大生产故障,需要我debug。愁眉苦脸听完老总的布置应承说明天做,小跑着到院门口打车回家,一路接到温吞的短信让我莫着急,还是没来得及上楼取车,直接钻进家附近等候多时的另一辆车里,转头,汇进西外滚滚车流。赛后作为总冠军拉回来现在1500最小号车架一枚,它被周到的一直送抵5层顶楼。
 
王老师友情赞助了新内胎,热心的班头儿又帮我更换之,技术不如丑飞熟练但结果同样满意。他们总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在身边默默帮我,完成一些不算太复杂对我却是耗时耗力并纰漏百出的工程,脉脉温情如空气一般被打进车轱辘里,于是我在赛道上能够跑得更加欢快。我为人冷僻并不热忱,和他们搭话总是寥寥数语从不深入,他们也不曾有丝毫疏落,羞愧难当……
 
比赛过程很happy。A组人并不算太多,速度基本40以上,多次出现掉队的危机,好在还算振作,小腿抽筋也只是征兆未曾真正履践。我盯着王老师的pp、丑飞的pp、老麦的pp,甚至还有叫不上名的B组大叔的pp坚持到最后,遗憾的是最后没听见last lap的摇铃,莫名其妙中完成了比赛。据说老麦的pp最后跑到了第一位,他明显有取巧之嫌。赛后发现李富裕居然到场,可见无法参加环法了。还有jzh同学,得知是要转道前往蒙古参加nordic ways为期三天的草原XC赛,不知会不会比黄山赛更有趣?
 
期待下一场。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