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

三八上香山,小路被厚厚一层积雪覆盖,骑行艰难轮胎常常空转。一个月后的黄山赛,犹豫再三还是舍
不得换成短衣襟小打扮,中午的阳光灼热无遮拦,行走在停车场空地上,身体绵软如同一条士利架般可
以化开融进土壤。五一长假,某个傍晚沿袭从前刷山的路线蹬上鬼笑石,眺望夕阳慢慢落在山的那一边
,记录晚霞的姿态、城市缩影,呆望,下山,沉沉暮色中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从冬末到立夏,其实并不到2个月。
 
三月初公司搬回城里,告别了十一学校、雕塑公园,原本每个清晨我会从它们身边次第经过,想到未来
并没有机会再和它们说你早,也有一丝怅然,尽管那个校门口每到下班都会车水马龙挤成一锅粥。曾经
为取个包裹在附近小区四处打听某个邮局,经过很多从未涉足的小胡同,路过刚刚拆迁的一片废墟,最
后在浓荫蔽日的社区深处找到那座不惹眼的房子时已耗费了大半钟头,无奈的载着未曾料及的20kg大纸
箱骑回公司,小心翼翼在每个红绿灯路口等待,再起步,晃晃悠悠。
 
某个五一长假的夜晚辗转不能眠,听王菲的声线气若游丝乎远乎近,愈发清醒。于是起来,开电脑,看
24小时,听听不懂的标准美语。从很深的夜到天色微明,再到日光普照小鸟在外面高高低低的吟唱,不
过几个钟头,我在安静的小屋里经历了劫匪射杀人质、神经性毒气在公共场所释放、飞机被劫持等一系
列紧张刺激的情节,看到无辜的人们一个个死去,丝毫没有倦意,只是忽然想到下午还应该去旱河路刷
几个来回,放弃真相大白天下的最后结局,上床倒头,昏昏沉沉也就睡着了。
 
这几日每个清晨去旱河路绕圈,夏天的装束还挡不住初夏的微凉,好在蹬车不多久就有热气升腾,有如
一件外套护住裸露的大腿胳膊。平路练习时分,太阳缓缓升起,旁边纤细的小树在地上投下颀长的影子
,在车轮下飞快压过,有如无法重来的人生,尽数后退。休息时转头朝向东方,一片耀眼的光芒,即使
眯起眼睛仍然看不清什么。默默对着空气说声早上好,如果谁听得见,是否会对我微笑?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时光》上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