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日聚会时同班粉面文弱小帅哥(也被认为是同桌美女的青梅竹马)曾送我一个墨绿色小沙漏,一面是一条美人鱼,另一面写着“I love you”,小哥事后还解释并无他意只是觉得这玩意儿不错,我当然不会误会他会对平淡无奇的女同学有过多想法,但那个礼物的确深得我心。没事时常常把玩在手,反复翻转沙漏凝视细沙慢慢滑落的瞬间,美女图或者英文字母逐渐清晰可辨,那些普通的小洞和细沙搭配起来组成了漂亮的图案,这个化腐朽为神奇的过程令我如醉如痴。后来我把这个心爱的礼物千里迢迢从家带来送给初恋男友,辗转许多年后仍然常常挂怀,记忆被定格在那个翻转的瞬间,琢磨着如果它还在手边能被常常拿出来耍一耍该多么有趣。
 
昨夜梦见从前和我亲近的两个人突然同时出现在家里,有沉默不语的相互憎恶然后相继离去,整个过程充满火药味,醒来一阵晕眩乏力。做这样的恶梦不知是否可以归结为潜意识对昨晚抱电脑到凌晨看游园惊梦的报复,总之我是很不喜欢的。
 
2002年12月17日的夜晚我脚步零落走在西二环靠近复兴门的辅路上,同学从上海打电话过来寒暄八卦,一边抬头仰望没有边际的夜空一边听一个声音陌生而遥远地在耳边回荡,某个只存在记忆中的形象慢慢凸现。在那个乖巧听话的初中时代我对这个成绩普通长相清朗的隔壁班男生情有独钟,并曾花痴的设想我的未来会有他的名字。当然,在还不确定他是否看穿我浅薄的言行以前已经匆匆跑过无知懵懂的中学时代。
 
轻言巧笑,流年飞转,那个时常被我想起的23岁的夜晚,之后在门口买了个烧饼,回家在寒冷的卧室对着电脑蓝色的sterm窗口浏览了几屏,然后钻进了被窝。4年后的这一天变化无多,我依旧是单身一人窝在家里断断续续的发呆。只是卧室变暖了许多,几乎有些燥热,我抱着电脑的时间长了许多,肚皮还常常被静电刺激打哆嗦,然而睡眠却不如那时安稳。
 
春节回家以来北京的天空愈发韬光养晦。城市被一团浊气笼罩,窗外远洋的新房子不再是色彩分明的鹅黄乳白,举目望去只有灰蒙蒙一片。楼下空地已经开始挖坑,工人在挖掘机上操作铁臂上下翻转灵巧的好像一只人手,整个大斗的泥土在眼前一次次哗哗落地,烟尘四处漫溢,原来硕果仅存的一条水泥单行线变得斑驳颠簸黄土满布。好在搬家在即,一切指日可待了。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淌》上有0条评论

  1. 美女,两个ww跟你都没有交集。至于我的生日聚会,你应该是和该小哥同来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