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未更新了

情何以堪
这是看了老妈赶在下班的点儿给俺发的短信后不由自主的唏嘘感叹,起因是下午灵机一动为讨她欢心发了条短信:别人说我有个圆润的下巴了。结果一小时后收到这样的回复:好再接再厉给我找个好女婿带回家。我真的无语料,贪得无厌,得寸进尺!我是多么不容易才有了这个分量阿,我甚至思忖要不要在“下巴”前加一个“双”字,虽然还不十分确定这究竟是确凿的事实或只是我的yy,这个份量如果在十一回家之前达到老妈一定会乐得合不拢嘴,小舅也不会见面就蹙眉只蹦出一个“糙”字了。
每天依然是5点下班5:05准时出门刷卡,但此时早已错过岁末这城市最绚烂的时刻,暖冬的阳光依旧吝啬,不到三点逐渐势单力微,四点已然日薄西山,等到5点多我骑车上路早已一片华灯初上、车灯闪灼的景象。经过雕塑公园,原本严肃宏大光芒闪烁的作品们在暮色中沉寂睿智,安稳的注视我踩着单车听着小曲徐徐经过。两旁的路灯透出昏暗的光,我的影子被一次次拉长、消弭。从玉泉路口转道首都最宽阔街道延长线上总不由自主感叹道路对于高峰期汹涌的车流仍旧是逼仄,即使原本宽敞的辅路也因为聒噪的司机驾驶突兀而毫无秩,车轮在一些尖锐的喇叭声中慌乱地四下辗转见缝插针。胯下崭新的giant代步车远不如想象中那样迅捷灵活,在顿挫的节奏中迅速消耗掉身体在下班以后硕果仅存的一点能量。
与行人相映成趣的是上空成群结队徘徊往复的乌鸦。长安街一直是乌鸦们冬季乐于驻留的场所,很多年前我就惊叹于东单附近乌压压占据整篇树冠的乌鸦们,他们用地面星罗棋布的白色粪便痕迹来凸现确凿存在的事实。可能大部分时候你还来不及留意头顶寂静划过的乌鸦,但对地面如同遗洒了白漆一般的视觉效果却不可熟视无睹。显然这是印象派作品,毫无套路可言,结果是路面几乎没有一块干净的方寸,再抬头,一棵树上聚集千百只硕大黑鸟的场景很可能让人一阵哆嗦,不由想起史蒂芬.金的悬疑小说。
相似的街道相似的事件经很多年了,低头掐指算一下年份也会惊诧,在车轮滚动的往复间我一如既往的正襟危坐在代步车上松弛的踩踏眼神飘忽不定的茫然四顾,时间却已过去5年了,很汗。在那些熟悉的街角记忆的片断在脑海中突然涌现,故事的前因后果已然模糊,但一些场景细节画面却从浩如烟海的记忆中漫溯出来,仿佛一道道时光之门,我在那些簌忽而至的空间穿梭。公主坟西南角的KFC,在某个炎热的夏夜我逃出昭昭热气的氤氲冲进去打包两杯Sandy回家;喧哗的长安街木樨地,很多年前我总是一心一意的等着337,座三站,到家。如此这般的故事随机上映,回家的旅程也生动活泼了很多。
nano里Jay的曲子正好“砰砰”几声,我没有在强大的声场里顺势摇车冲过闪烁的绿灯,慢条斯理的来到路口的须臾红灯亮起,瞅准机会在左转车流的缝隙里扭捏踌躇着穿过路口,很愧疚。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3 thoughts on “很久未更新了”

  1. 刚刚看到:
    相书中有言:“丰颔重颐,旺夫兴家。”就是说:下巴丰满,并且有着双下巴的相貌,就是有帮夫运的好相。
  2. 果真圆下巴啦,:) 是要再接再厉哦,看看能不能"双"起来!不然以你国庆的状态,看了是让人心疼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