瞌睡生生不息

一时的头脑昏聩目光迷离眼皮下沉四肢乏力并不可怕,在办公室首当其冲的位置假寐状nap片刻也无伤大雅,但是一整天保持如此状态在宁静肃穆偶有喧哗的办公室和昏昏欲睡的小宇宙作斗争就非常考验意志力了,其难度基本可与保持心率180以上爬望京楼一样,除非比赛,基本歇菜。
我在无数次同事进出的脚步声中仓皇睁眼,又在一行行有如天书的软件教程中阖然倒下,愧疚。让一个对高级编程一窍不通的同志耗费一两个月的大好时光写个熟练人士两小时就可以搞定的简单测试程序,并且谙熟此道的软件工程师在本公司比比皆是,领导想要培养我成为全能型高科技复合人才的决心可见一斑。
天气愈发寒冷,尤其是雾气昭昭不见阳光的日子丝毫没有出门的欲望。一个认识(且仅仅是认识)的中年司机继十一国庆中秋双节合一的好日子之后再次电话我,一口一个偶像的吹捧让人有点找不着北的难以应对。好在该中年北京土著还比较靠谱,我把一通“不敢当,不好意思,改天我请你”这样的客套话回将过去他也没有太为难我。饭总是要吃的,帐谁付也是可以商量的,时间嘛,一百年或者一万年以后也没啥区别。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打了近10分钟,好在没有同事对我侧目。
卧室不再温暖如春,22度多少有点穿衣服的尴尬,照上毛衣过于燥热,着一套单薄睡衣盘坐在书桌前看本本又总是心神不宁,套上我的童装版无敌小马甲,刚刚好!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One thought on “瞌睡生生不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