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kebeiner, a brand new start2

转弯过来进入一道峡谷中,一边是如屏障般的深绿色大山,另一边是翠绿如茵的草地,中间夹一条欢快流淌的小河。路在草地间蛇形,旁边流水潺潺,神清气爽,如入仙境。很快钻入小树林,路也被分作两条,都是一人来宽的羊肠小路,并不好走,石头树根杂草密布,好在坡度不大,可以缓慢驶过。这样的路也不长,一会儿一条小溪横亘眼前,踩着石头推车趟过,路面变成了陡峭的烂泥地加大石头,抬眼望前方冗长缓行的人流,只好尾随着推车了。推车爬山实在是件痛苦的事情,在石头上迈大步跨越还要照顾车子不被刮曾;路面尽是烂泥,暗自担心锁片被糊住待会儿无法上车。须臾感到腰痛,3.5kg的背包果然是个不小的负担,也没有更好的法子缓解这种酸痛,只好辛苦的跟随人流继续推车。时间变得漫长而难以度量,步履也愈发沉重艰难。几乎在走过无法计算的时间后我才又回到可以骑行的路面上,而这段推车爬山路也消耗了我无数能量和热情。再次跨上车后发现锁居然还能扣上,深感这对自锁对我的眷顾,可惜此时腰部状况已不容乐观了。

很快经过另一处补给站,虽然不太渴还是抓过一杯运动饮料,为了保证后面的状态专门停下把水壶里的白水换成了运动饮料,再捡一根香蕉,出发!总计1、2分钟时间。这次比赛的补给和瑞典的并不相同,基本上选手可以在车上完成补给,每站都有工作人员在一旁递水和食物,而其他几站我都直接在车上完成了食物补给,非常节约时间。在后半程上坡路段还有小志愿者不断向疲惫的车手递送葡萄干等小食品补充能量。

接下来依然是熬人的爬坡,好在每次只是几公里并伴有短暂的下降来舒缓酸痛的肌肉。左侧腰间疼痛越来越难以忍受,连带左大腿到整个半身都乏力绵软无法发力,苦苦支撑着上坡时更加专注于爬坡以便忘记身体的不适。一直不太懂得长途XC如何放松,如果是公路可以在下坡顺风路段找到足够的空隙来伸展抖动大腿减少乳酸堆积,而XC即使在下坡路段由于路况复杂也得全神贯注,腿部处于紧张状态无法缓解疲劳感,只能靠自身良好的耐力维持着。

此时一直在800米以上的海拔起伏,似乎已然来到山顶一侧,景色与先前在峡谷山腰穿行风格迥异。大片树木草丛湖泊尽收眼底,阳光给这些都渡上一层金,原本高大林木深沉的绿也眩目起来。湖和路紧挨着,呼呼的山风掠过湖泊,平静安详的水面旋出层层涟漪直逼岸堤,湖边一圈水草也顺势低了头歪在一边。很想跳下车到水里洗洗刷刷,不过从湖面颜色可以感到水温并不宜人。此是能坐在湖边发呆晒太阳打瞌睡就是最大奢望了,讨厌的stopwatch却还在催促我赶路的节奏不能放慢。

根据路标还剩2、30km时终于有专业选手以迅雷不及掩耳到铃之势噌噌从后面赶超了。当时正是上坡,正是倦怠木然只能依着惯性前进之时,2个背后写着 “ME”的车手瞬间呼啸而过,一切都没来得及看清,只有望其项背了。这些选手应该是在我们出发2小时左右才发车的,他们也需要背负3.5kg,不过为降低风阻都把包藏在骑行服里,看过去背上鼓出一小块来。之后陆续不断有精英组车手超越,当他们以30好几的速度在坡路上飞速行进时我只能望洋兴叹了。

最后20km愈发遥远无终。腰已经完全不能用力,上坡只能起身摇车;路面不再宽阔平坦,取而代之的是典型的xc小路,容不得半点分神,有些地方完全是硬着头皮下来的,如果不是比赛很难不临阵脱逃。再次感谢我性能卓越的SID,没有发生任何一起摔车事故功不可没。安然回到Lillehammer的终点 Olympic hall时stopwatch显示4小时30分钟多。后来得知排名40多,差58秒进前25%。想来如果不在休息点做过多停留,如果开赛紧张些加快节奏,这点时间应该很容易追回,不过,这都只是如果了。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Birkebeiner, a brand new start2》上有1条评论

  1. hc,我一直都很奇怪,很想问你——你不用工作吗?或者你是一名职业选手?你的博客写的内容很吸引我这个老同学,可是我老是感觉那么遥远。感觉你在精彩地比赛中度过,伴随着的有同样精彩的风景和人物,而我则过着平凡的生活,伴随着同样平凡的两点一线。好象我们已经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