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shimano bikers’ festerval

如果把每周三的trek夏夜狂飙当作一节训练课,那么shimano车迷节则更像个大型show。全国上下的帅哥美女们携爱车来到老山会场参与到这场大型show中,而每组比赛的参赛者们则是不同时段的主角。作为一个大型商业活动,shimano在赛事组织方面已经验丰富,整个比赛紧凑饱满而井井有条,姑且不论比赛内容,但就各个场次的准时准点而没有慌乱已足见其功力。
女子山地比赛被安排在上午的第二项,到达老山时广播里竟然传出了检录的通知,而在报名登记一项上又生出意外,好在最后一一解决,终于在出发前赶到了赛道上。一看,全国的高手都来了,很多人是耳熟能详却未曾谋面更别说同场竞技,充满新鲜感。好在自己心态平和,没有非要拿到**的雄心壮志,上上周在模式口的意外已经让我对山地比赛没有太多觊觎了,交流和提高足以。
果然比赛一开始就发觉遭遇到老山比赛以来最激烈的一场,几名选手争相骑到前面,速度很具冲击感。不过并不着急,没有马上追上的欲望,2圈的比赛,路还那么长,急什么?果然在后面的上坡路段一一追上先前跑远的对手们,不过下坡依然是心有余悸,继续葬送掉所有上坡段积累的优势。一圈下来,我排在第五。第二圈开始不断在超人,包括之前颇为畏惧的毛可兰,对于她勇猛流畅的下山我只能望洋兴叹了。杭州的思哲也在碎石上坡路段出现意外,比第一圈经过此处时更糟糕,看来运气不佳。白芷或许远道而来身体尚未调整好,并未发挥应有的水平,于是轻松追至第二。不过下坡时候被广州的选手赶上,而平路冲刺时因为技术不佳没有保持好优势被其以微弱距离胜出,最后获得第三名。不过自己很满意,毕竟山地比赛已成我的一块心病了。
随后是男子的一系列比赛,高级组里大川运气不佳,因为头天身体抱恙比赛时全无体力,终于没有完赛。另一个热门选手杨威则是车子出现故障,一出发就跳链子最后只能郁闷推完第一圈而下场。郝然同学表现尚可,已然疏于练车的他最后获得第七。冠军被广东的阿照拿走,北京的各路山地高手只能感叹虽然地利却没有天时只好等下月嘉年华再一较高下了。山地初级赛呈现了一种有趣的局面:不少公路高手都掺合到这组,包括基本没骑过山地的小强同学。比赛前抢走我的voodoo,简单的教授了SID team锁死或是不锁的操作,告之这根叉子性能的优越可以放心大胆的下坡。赛前又临时抢走鞋子,可怜一双40的大脚要努力塞进38的锁鞋里,除了忍耐只有无奈。比赛开始后小强果然表现神勇,一圈下来位置处于第四,细细看肩头沾满黄土显然是摔跤了,后来得知是被其他选手推挤而致。第二圈冲刺再看到时已跃升为第一,难以想象一个从未骑过山地车比赛才第一次踏上山地赛道的他能获得初级组的冠军,假以时日多加练习提高技术前途更加不可限量了。赛后才看到其右半身伤痕累累,车把也被摔歪了,车座据说是生生用pp掰正的,原来第二圈再次摔车,又据称第二圈控制了强度为下午的重头戏保存体力,然而仍然是第一!
团体比赛颇为被动的上场了,参加了单车工作室一队。本来强大无催的男队因为人员不整而实力大减,而本身对山地毫无斗志的我为了单车工作室的荣誉也只能勉为其难披挂上阵了。前几棒男生表现相当出色,接棒时虽身处第四但和前面两位差距甚小。然而一出发就被前面的思哲和zrf落下,上坡觉得颇为吃力,主要是胳膊酸软无力,似乎是头场比赛的积劳显现出来,爆发力差的弱点在这种一圈的比赛中更为致命,和个人比赛一样没有追赶的欲望,慢慢腾腾的骑到终点,此时胳膊似乎就要断掉,不是自己的了。交棒之前第三位,途中总算是追上一名先头出发很久的女车手。最后获得团体第三,也在情理之中,隐隐小小的自责。
下午的公路比赛成为车迷节的重头戏。因为本身条件所限公路比赛总比山地赛更能吸引眼球。从单位取车回来公路团体各队正在进行,金牌一队蓄势待发准备出击。咔嚓咔嚓为各个队员拍了几张后就离场休息准备待会儿自己的比赛。然而结束后却听到小强被队友别倒再次摔车的“噩耗”,更为严重的是车子,后勾基本报废,轮子也龙了。看到小强神色凝重的样子也为5.9的命运感到惋惜。杨哥调教一番,车子勉强能上场,却为后来小强后拨的分离埋下了隐患。
女子公路比赛只两圈,基本刚刚上场热身就开始冲刺的感觉,不过因为水平相当的选手众多,也算是个不错的交流机会。上大坡没有摇车而是靠提升踏频,总算比去年力量有所提高不需要走S型也不会太费劲儿了,然而依旧比其他三人慢一拍,好在这点距离不算什么后面的平路马上追回。第一圈波澜不惊跟在他人后面很是轻松心率怀疑只有160多。第二圈上坡时终于又落下一些人,形成四人领骑的第一集团。然而就在赛道最后一个上坡终于又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心态领先冲了出去然后准备自己单飞。但之后的直道过于漫长一人单飞过于吃力,本身体重小身体瘦弱平路TT能力差的我采用这种战术更是死路一条。果然在最后直道拐弯前被其他三人超越,看看也无力追赶上索性放弃,结果获得第四。同样的错误犯了2次,从去年的嘉年华到今年的shimano,无可忍耐。赛后被石教练称为心理不成熟,一针见血。
经过几场比赛的较量基本对全国几个女子选手都有了大致的了解。作为业余选手并没有谁是鹤立鸡群,实力都相差无几。平路或是老山这样的综合比赛不仅是体能的较量,更多是头脑是战术。这样的游戏开始趋向于男子比赛的味道,真是让人兴奋。期待下月的嘉年华,在更为艰苦的赛道上比赛会更有悬念。
之后的重头戏男子公路公开组意外丛生,小强在爬坡时的后飞脱落让人扼腕,临时借来阿敏的车完成比赛,然而最后并没有得到中立圈,成绩也是DNF。广州的钟悫获得第一,再次坚定了巨子们在全国业余公路比赛中无可动摇的地位。
赛后颁奖,曲终人散,一场热闹的show终于谢幕。比赛的成绩已成过往,能从中有所启迪对未来的训练有所指引,才不枉费这一整个桑拿天流下的涔涔汗水……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2006 shimano bikers’ festerval》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