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km的Vatternrandunn 2

告别了Michelle和珍珍,10:22我和钟悫准时出发了。被一堆北欧高头大马的车手包围着,我们在警察叔叔的引导下缓缓穿过市区。路旁小镇居民雀跃欢呼为途径的车友加油。的确,Vatternrundan作为一个有着41年悠久历史世界规模最大的业余公路比赛,已名副其实成为当地一个盛大节日。

很快警察叔叔和我们挥手告别,比赛正式开始了。队伍不再挤作一团迅速被拉长,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跟上一个白衫选手一头奔了出去,回头看,后面跟了不少大个子。我们这队速度适中,大约33.5左右,不断超越着先前出发的选手。路面干净但并不算太宽敞,而且对面偶尔还有汽车驶过跟车需要格外小心。大为出乎意外的是赛道并不是平路而是不断上上下下的起伏路,本以为这只是开头一小段如此后来才发觉全程毫无例外,后半程的比赛更是为此吃尽苦头。根据惯例大家轮流领骑,大约30km左右处我领了5km多,这也是我领的最长的一次了。

大约50km时已经感到疲劳,每到上坡都会被前面的选手拉开不少,只好在下坡加速追上。一边心道不妙一边鼓励自己已经完成六分之一了接下来只有六分之了五。这时夜已深,来瑞典5天了第一次欣赏到北欧的夜色,前方一颗闪亮的星星孤单的镶嵌在蓝色丝绒般的天空。虽然太阳完全落山但绝没有伸手不见五指,即使没有车灯还是可以看到前面的路。里面的背心已经被汗水浸透,迎面吹来的阵阵凉风带走了很多热量。最艰苦的是在山路上,更多的树木遮蔽了清朗的月光,路面变得隐约,有时只能靠前方车手的尾灯感受到远处前进的方向。更糟糕的是由于黑夜带来的疲劳感,意识开始模糊,人有些漂浮感已经不能完全控制车子,下坡如同恶魔一般,只好强迫自己百分之百集中精力把握线路。大约在90km时终于跟不住,钟悫和另一个老外单飞出去,走之前上坡还推了我一把,可惜从此再不可能得到这样的帮助了。

夜色越来越浓重,我的车灯电池耗尽,只好完全借助月色辨认。经过一个小镇时居然骑了很长一段石头路,大呼受罪怎么比赛还有古典赛道呢?独自穿过城镇再次进入起伏的公路,很长时间居然看不人,前方没有了延绵不绝的红色车尾灯,只有旁边高大的树木沙沙作响,毛骨悚然。好在终于有一对人马上来,我鼓足力气插到队伍中间,速度不算太快大概30不到但总强过个人solo。然而就算跟住这样一只队伍也变得越来越困难,脑袋好像进水一般,腿脚也变得不听使唤,开始怀疑12个小时能不能完成比赛。于是在140km处第一次进入补给点。

赛道在60km以后大概每隔30km就有一个补给点,专门有指示引导车手离开主路进入补给站,就像F1的维修区一般。补给站有专门放车的地方,蓝色的小房子是厕所,一个个帐篷前排满了咖啡、蓝莓汁、面包和酸黄瓜等等。匆忙的用energy drink灌满水壶,喝咖啡,加很多的方糖补充能量,迅速灌进一杯蓝莓汁,可惜这个站正好不供应香蕉,只好就这样出发了。天空已经发白,solo了几公里加入到一只队伍中,经过刚才短暂的6分钟调整感觉好多了,可以清楚的控制身体,呼吸也平稳顺畅,随着太阳从湖面逐渐升起一切都进入自己的掌控。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300km的Vatternrandunn 2》上有2条评论

  1. 啊?骑一整夜!太苦了……
    btw:在lund读书那个同学曾经因为晚上骑车没带尾灯被警察叔叔罚了500k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