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摇曳的高崖口

行如风的联赛终于迎来了一次雨战,淅淅呖呖的雨中爬山在各类Grand Tour赛事中并不少见,环青海湖的比赛去年也有雨战,风雨无阻才是自行车运动的一大特色,也给了骑士更大考验。

果然,看到各路高手一一到场,而国际友人也不少,包括上站冠军美国人Shang,还有老朋友Joesha2Australia友人,其中一个还骑着单肩山地,架子的造型也很独特。后来问,他居然说没怎么下过山,还没感觉到和普通叉子的区别,ft

当比赛正式开始后我就没怎么感到雨的存在了。好像上天的眷顾雨一下子小了很多,只是路上仍然湿滑摇车会倍感吃力。开始跟了大部队2分多钟。由于下雨选手比蟒山少了很多很多,而来到的大部分都是水平较高的选手,速度一下子就被拉得很高;高崖口的山路一开始就是陡坡,要跟着这些强壮的男生好比登天。不过发现我并没有落单,旁边有个金牌的选手和我速度相当,心想正好,2个人总可以不偷懒配合着爬山了。

不过令我郁闷的是这个男生好像觉得和我配合是件不光彩的事情,每当我赶到他身前想领一段时他就加速跑开,可是努了几下速度又骤降,很快被我赶上,于是又加速,周而复始。这时骑山地的老外赶上来了,他一直用小盘爬坡,踏频比我还高。这时金牌的选手在反复的加速中耗费了大量体力,我超过他紧跟上老外,不久以后回头看,已经不见了身影。

之后就是高崖口最陡峭的路段,路面看不出上升的坡度速度却直线下降,老外依靠更小的齿比保持高踏频前进,渐渐的我有些跟不上了,距离慢慢被拉开,从开始的5米,10米到最大处的30来米,明显感到体力衰竭,非常想扔下车放弃比赛坐下来休息,赛前吃的香蕉似乎消化不好,一阵阵感到反胃想吐,这些都是以前的比赛没有过的,可能与最近缺乏爬山训练有关,平时不努力的结果!

这样熬到小树林坡度稍稍变缓,身体的状况也没有进一步恶化下去。开始借助对路线的熟悉看准时机加速追击。换成42的牙盘在某些小下坡处提前加速,终于在小树林的末尾追上老外。之后就是最后几公里的陡坡了,靠近山顶的弯道风也大了很多,迎面吹来的山风一下子让速度降低下来,只好默默躲在身材高大的老外,占了个便宜。在看到600米连续弯道的路牌后,我知道加速冲刺的时机到了。开始加大齿比提高踏频发力往上冲,老外似乎并没有跟上来,可能是刚刚为我挡风耗费了很大的体力或者不屑和公路车拼冲刺。于是我独自冲完比赛,下来感到阵阵恶心,终于没有吐出来。因为路滑天冷大家都被安排进汽车,我独自坐上宽敞的999,感觉挺好。

这场比赛基本一直在于老外死磕,虽然过程异常痛苦但更有比赛的意味,希望下一次同样能这样有苦有乐。

发布者

babble

一个人走路吃饭骑车,还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