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东猴顶-D2

得益于滦河源头保护景区(是否收门票还在报批)的建设,出门就是白花花的水泥路面,在茫茫草场中蜿蜒。路过白菜地,路过从前的军马场,路过穿帮亭。穿帮亭门楣,十多年前帮主蛙总第一次来,一时兴起,刻下了“穿帮亭”三个字,风吹雨打,如今字迹隐约。尤总二话不说,跨立在两个围栏之间,摆了个大大的人字形,掏出一把刀,认真的翻新了“穿帮”两个字。那把刀,不知道是不是昨天路上帮我们分切梅林午餐肉的同一把。

路过绿油油的草场,不时有群群乌鸦在身边飞翔。身后的闪电河水库,寒鸦划过。有人说想起了长安街公主坟西边,我记得那年冬天每日路过,穹顶一般的高大枝桠上落满了黑黝黝的乌鸦,地下一片鸟粪的白色。城市温度高,给鸟儿们提供了严寒里的庇护。这里是从前的孤石军马场,为了水土涵养,为“引滦入津”提供保障,从前林场放养的牛羊马都被清理转移,只剩风萧萧兮。道路两旁都有高高的围栏,防止牲畜进入。 继续阅读重返东猴顶-D2

重返东猴顶-D1

国庆前几天我提议去坝上,帮主只说随时都好,此后悄然无声。

我一再催促,9月30日终于确定出行。突然,报名的同学们就像隐秘繁殖的地鼠,从每一个角落冒出来。噼里啪啦,攒出十几人,6、7辆汽车,穿越史上之最。10月2日出行,浩浩荡荡9辆汽车,19个人,18辆自行车,再加一条狗!

好在路线成熟,不用担心体力。两天住在同一个地点-丰宁大滩镇四合泉乡,行事便宜。

躲避拥挤的高速,每年经过的盘山路逶迤凌厉,司机们都开得汹涌生猛,然而抵达时早已万家灯火了。大滩早已不再是当年的灰头土脸,如今平整的铺装路面直达村口,一座座新修的农家院、阔绰的三层度假屋,霓虹闪烁。我们入住的逍遥山庄,当年是第一家店,年头太久,设施落后,早已失去了竞争力,只剩我们这些多年来的老主顾。

夜晚的烤肉party,我趁小盆友们不备,放了罗密欧与朱丽叶骑士之舞,大家酒肉正酣,雄浑的曲式,头顶星辉熠熠,聊了半晌才有人发觉不对:这放的是什么! 继续阅读重返东猴顶-D1

爱你所爱,无问西东

我的一群老友,他们刚刚在奥地利完成了一场艰苦卓绝的铁人三项赛事。

“搞完了凌晨四点半到12点。以后应该不会搞了”

现场9度,很强的逆流,游4km。210km自行车,爬升3k+,最后还有一个山地马拉松,上升2k。全程没有赛事主办方补给点,只能亲友团。最后的山地马拉松因为线路过于残酷,需要有人陪同完成终点前的17km。

堂吉诃德需要桑丘,极铁需要陪跑。 继续阅读爱你所爱,无问西东

2018 山地车,下半场

没带车,直接腿儿着爬山。平时看三姨他们跑山,3h不到跑完20km+,我今天一路没偷懒,平均心率140+,最高心率动员到了180+,2h只爬了11km。
我认真的比较了,单说爬坡上山,走路(没跑)比骑车快。
山地车是一个和公路车很不一样的项目,也完全不同于跑山。山地车最困难的,是一路都在间歇运动,很多个小坡,走路不觉得,骑车却非常艰难。因为走路并不需要一条连续的路线,树根、石头,小沟,只要不太宽不太高,双腿其实是没有太大难度的,跨过去就好。可轮子怎么跨呢?

继续阅读2018 山地车,下半场

2015年,年终总结

过去一年,我经历了一场迅速的职业变换。

换城市,换工作环境,换行业。起先的伙伴,开头还信誓旦旦说马上会过来,转过来就没了踪影。我开始有点慌乱,一个人到新地方谋生,全无把握。后来也就想明白了,本来就是独自打拼,到哪里都不可能依靠谁。新工作开头就不顺利,行业的转行带来的是从思维模式到行动力的彻底重构,为了尽快适应,我把休息和娱乐降到最低,心无旁骛的工作。

然而很多事情的发展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的工作始终没有气色,不得其法,同事冷漠,老板渐渐完全对我无视。无数个忙碌的日子,我一边奔波一边对自己说,其实,不过如此,我不会被逼的从楼上跳下去,大不了就是走人,不过如此。。最痛苦的几个月,我突然变成了超人,白天从不打瞌睡,不管晚上睡的多晚,白天也绝不会瞌睡,代价是精力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沉重。 继续阅读2015年,年终总结

婚礼致词

我认识荷铭的时候她还在上高中,扎着麻花辫,又粗又长。而杨柳刚上本科。他们都还是小朋友,满脸写着腼腆和诚挚。然而,他们已经相爱了。这么多年过去,荷铭上了大学,本科毕业,研究生毕业,读完的书可以摞几米高了吧。世界发生了许多大事,连奥运都已经办了两届了。而他们,还在相爱!

这是件多么奇妙的事情。

我昨天从无锡赶回北京,穿过江南水乡,夏天的田野,绿色像一盒染料被碰倒,倾泻在土地上。他们的爱情,常常让我觉得就像这绿色,浓的化不开。 继续阅读婚礼致词

破风,观后感

很凑巧,上映第一天就去UME看了。离场时很激动。毕竟,能在院线看自行车题材电影,能够看到欧洲职业比赛片段被剪辑到片头片尾,看到一堆自己熟悉的车队、车手,这感觉非常棒。所以,热爱公路自行车运动的同学们,一定不要错过。

“破风,爱骑车的一定要看!
1.黄韵瑶小姐是香港场地车世界冠军
2.周伟文是黄金宝的队友,hk实力强劲的爬坡选手
3.仇多明是这片子技术指导,他也是黄金宝那拨的
4.沈教练自然是沈金康,片尾他的名字也出现了
5.陈莹只解说体操,花滑还有花游,这次居然来献声
6.一般不说一级车队,而是洲际车队,就是可以比环法环意这种大环赛一级赛事的车队(不够资格的车队只能用外卡了)
7.champion system 肯定是主赞助商,logo从头特写到尾
8.闪电骑行服前面为什么是”flash”!
本片有无数槽点,对男女主均无感,然而依然强力推荐,能感到制作的诚意和努力。回头写槽点。在吐槽之前,大家先去看片子吧!” 继续阅读破风,观后感

Enduro World Series

看了一天情怀了,来点hardcore,做下科普,什么是EWS。

2015北京全山联赛第一站刚刚落幕,赛制有重大改革,朝EWS迈了一大步,第一次做到单日多段赛,上坡段只在关门之内达到即可不计时了。小伙伴们表现都很振奋人心,个个玩得不亦乐乎,施展高超的技术,碾压赛道!碰巧同一天,EWS 2015年第三回合也在苏格兰进行了第二天的比赛。

可完了还有人问,EWS是啥?车手们成绩为啥差别没那么大?

EWS:Enduro World Series,山地耐力世界巡回赛,实在是山地自行车界的新星,2013才年办了第一届,今年不过3岁。MTB(mountain bike)山地自行车的比赛主要包括自行车越野(XC:cross country)和下山赛(DH:downhill),前者是奥运项目,偏重体能,后者因为有红牛坠山赛这样技巧卓越冲击力强劲的极限进化版本而广为熟知。XC、DH都有UCI(国际自盟)认可的世界杯分站赛,而EWS还没进入UCI大家庭,当然,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因为UCI是为厂商驱动的嘛(看看公路车上引入碟刹就懂了)!

今年EWS有8轮(站),分别在南半球、欧洲和北美地区。年初是新西兰,之后来到欧洲岛国爱尔兰、苏格兰,再经过海峡移至法国,接着飞去美国和Whistler(呵呵,他就代表加拿大了),最后两站回到欧洲大陆,先在西班牙海岛,意大利(Finale Ligure!)收尾,和去年一样。可以看出来,欧洲和北美仍然是这个新兴项目的中心。

EWS,一般每轮正赛分为两天,一整个周末。通常选手们只能在赛道开放日才开始练习,时间有限,不会太熟悉。一天有3~4站,总骑行里程在30~40km之间,总爬升(下降)1500m左右,两天一共要骑70~80km。每个分站之间只能自己骑到下个起点,非常偶尔的情况下可以搭车(可能全年也就1、2次)。但上坡不计时,关门时间内达到即可,成绩只算下坡时间。要求每个车手全程带盔,包括爬坡路段,所以相当一部分车手不选择全盔而是全地形盔(不是普通的山地盔);下坡还得带着护膝,需要自己背包,带上必要的工具、防雨服和求生用品(救生毯、求生哨、医药包等等),以及食物。全天会过一次维修补给区,其他大部分时间得自己处理车辆故障,所以包里的工具尤其重要。

赛道难度通常很高,并不比DH逊色多少,人工修葺更少,需要小心通过的技术难点有时比dh赛道更多,而少一些飞大包环节。因为还得爬坡,选手们只能放弃沉重的双肩DH车,转而选择可上可下的enduro车型,一般是前后行程150~180的软尾,可以完成十几公里的爬坡,同时也能应付下坡路段各种复杂路况。下坡从4、5分钟到十几分钟不等,对技术和体能都是巨大考验。事实上,很多车手都是职业DH车手,他们游走于两种赛事之间,体验不同的风格乐趣。

这种有上有下的赛事,更贴近车友们平时的骑行风格,而同时因为赛道高超的难度和原生态的特点,完全满足了车友们日常对技术的追求,因而迅速风靡开来,现在不仅仅有EWS,还有其他各种本地本国版本的enduro赛事。各种赛事里不仅能看到精妙的下坡技术,也会有选手们苦哈哈蜗牛状的爬升镜头,很有神仙下凡的亲近。这个赛事显然是厂商们火力全开极力推动的,以往两头不靠的AM/Enduro车终于在国际赛场上有了用武之地,同时一系列附件厂商也笑逐颜开,XC、DH比赛里没他们什么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