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年终总结

过去一年,我经历了一场迅速的职业变换。

换城市,换工作环境,换行业。起先的伙伴,开头还信誓旦旦说马上会过来,转过来就没了踪影。我开始有点慌乱,一个人到新地方谋生,全无把握。后来也就想明白了,本来就是独自打拼,到哪里都不可能依靠谁。新工作开头就不顺利,行业的转行带来的是从思维模式到行动力的彻底重构,为了尽快适应,我把休息和娱乐降到最低,心无旁骛的工作。

然而很多事情的发展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的工作始终没有气色,不得其法,同事冷漠,老板渐渐完全对我无视。无数个忙碌的日子,我一边奔波一边对自己说,其实,不过如此,我不会被逼的从楼上跳下去,大不了就是走人,不过如此。。最痛苦的几个月,我突然变成了超人,白天从不打瞌睡,不管晚上睡的多晚,白天也绝不会瞌睡,代价是精力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沉重。

这段工作以我的最终败北结束。好在最终有个不错的交代,我留下了一摞改好的图纸,这些是过去几年早就应该然而始终没有实现的改进。回到北京,长抒一口气,大块石头终于不再压在身上,我继续花了2个月时间完成了收尾工作,没有回报,也不指望被感谢。主要是因为对当时我上手的迟缓,心怀愧疚。老板后来还经常寄点小东西,国庆以后来京还一起吃饭,完全忘了当初他如何给我白眼。不过身为一家之主,他的行为完全符合多年的经营模式,我并不记恨。

这段工作给我的影响却是非常深远的,我学会了不计回报的付出,学会了看重长远利益,学会了从其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学会了有可为,有不可为,然而,始终应该敬业,这是基本点。

夏天回京,作为在家工作的调剂,开始接手打理公众号。开始做的吃力,不知道该发什么该写什么,后来越来越熟练,积少成多,半年时间发了不到100篇。这种毫无报酬的工作其实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开始在家办公还算充裕,后来上班,时间顿时捉襟见肘,我只能在上下班路上考虑主题行文,回到家喝一杯牛奶,马上开始敲字。等到有时间去做饭吃饭,经常已经是十一点了。这种小众的体育类公众号,我本身不会任何营销,也不齿用任何引人眼球的方式做宣传写内容,看的人始终只有一小撮,并无回报可言。然而,正是这段时间密集的发文写字,我第一次把长期以来写blog的习惯慢慢转换为一项工作技能,虽然我不准备以此谋生,也的确欠火候,然而,在后来的工作中,他却给我带来巨大的便利,我可以略带情怀的表达思想,能够很容易让他人理解我的概念,还带一点煽动力。

另一方面,我也渐渐理解了,有些人喜欢,就会有人不喜欢,不能强求。而始终真诚,是最基本的出发点。真诚不可能伪装,时间长了很容易露出马脚,而发自内心的真诚,总会有人理解并感激。

这种不计眼前回报的付出,让我越来越感到,生活这本书的深厚和魅力,让我有了对未来有了更大的好奇心。

年末转到现在这家公司,从开始就充满了各种狗血的情节。入职后的几个月,我又回到了处处受挫的状态,薪水少,工作时间长,压力大,环境差。我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会轻易带有偏见,盲目自信,乐于贬损他人,还好,我没理会这一些,依照自己的理解,按部就班的做事情,一步一个脚印。

这段痛苦的时间暂时有了一个不错的转折。升职加薪,回到我应该的位置,正确的方式做事情。这仍然只是开始,还会有无数困难。在职的时候始终敬业,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最重要的一点,我始终热爱骑行,他慢慢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好像多出来了一张嘴,不断索要,获取满足。我很确定,我的最大梦想之一就是骑到80岁,这理想渺小而伟大。为了实现他,我需要更努力的工作,用力生活,甚至是放弃眼前的一些骑车时间。

80岁还有那么远,我并不急,慢慢来。

婚礼致词

我认识荷铭的时候她还在上高中,扎着麻花辫,又粗又长。而杨柳刚上本科。他们都还是小朋友,满脸写着腼腆和诚挚。然而,他们已经相爱了。这么多年过去,荷铭上了大学,本科毕业,研究生毕业,读完的书可以摞几米高了吧。世界发生了许多大事,连奥运都已经办了两届了。而他们,还在相爱!

这是件多么奇妙的事情。

我昨天从无锡赶回北京,穿过江南水乡,夏天的田野,绿色像一盒染料被碰倒,倾泻在土地上。他们的爱情,常常让我觉得就像这绿色,浓的化不开。

他们分开最初的一年,杨柳每天深夜不睡,陪她夜读。她在郁金香国要念许久的书,他就改变人生轨迹,去申请鲁文的博士学位。比利时并不是英语国家,虽然英语是工作语言,他仍然需要面临不小的语言障碍,而杨柳,完全没在意。

荷铭吃坏了东西,夜里上吐下泻。他夜里驱车200公里,从比利时赶过去,陪她度过艰难的时间。她报以桃李。杨柳对食物的要求并不低,为了逢年过节让他吃上时令食品,她学习钻研,做月饼,包粽子。他某天说想吃饺子,她晚餐就端上了热腾腾的大馅儿饺子,杨柳都惊奇:你怎么这么快!

爱不仅让人勤快,更让人充满智慧。

夏天的江南,乌云悬浮于空气中,随时准备倾盆而下。

是的,他们之间也有摩擦,有若干次,荷铭向我倾诉,他们之间的矛盾很难克服。在站在外人的角度,分开才是明智的解决办法。然而,他们总是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什么是爱。所有理性,在他们炽热的亲吻和拥抱面前都孱弱的不堪一击。

在乌云背后,远山展现出朦胧美,而阳光透过乌云,点点洒下。我并不能预言未来,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之后的人生是什么模样,但有他们紧扣的双手和只有他们相互能读懂的眼神,一切困难都只是插曲。

未来的光芒万丈,我们会和他们一起期待!

破风,观后感

很凑巧,上映第一天就去UME看了。离场时很激动。毕竟,能在院线看自行车题材电影,能够看到欧洲职业比赛片段被剪辑到片头片尾,看到一堆自己熟悉的车队、车手,这感觉非常棒。所以,热爱公路自行车运动的同学们,一定不要错过。

“破风,爱骑车的一定要看!
1.黄韵瑶小姐是香港场地车世界冠军
2.周伟文是黄金宝的队友,hk实力强劲的爬坡选手
3.仇多明是这片子技术指导,他也是黄金宝那拨的
4.沈教练自然是沈金康,片尾他的名字也出现了
5.陈莹只解说体操,花滑还有花游,这次居然来献声
6.一般不说一级车队,而是洲际车队,就是可以比环法环意这种大环赛一级赛事的车队(不够资格的车队只能用外卡了)
7.champion system 肯定是主赞助商,logo从头特写到尾
8.闪电骑行服前面为什么是”flash”!
本片有无数槽点,对男女主均无感,然而依然强力推荐,能感到制作的诚意和努力。回头写槽点。在吐槽之前,大家先去看片子吧!”

这是我在影院大厅一边徘徊一边平复心情发出来的第一条信息。

随着电影正式上线,陆陆续续,看了不少评论。很有意思。

大部分普通观众对这片子持肯定态度。赛车场面不错,弥补了故事性弱的劣质,过程还算愉悦。

当然,作为资深自行车运动爱好者,这片子很多不足。整个观影过程不断出戏。男一男二男三和女主都没特别感觉,倒是被他们从头到尾包括女主在医院术后也始终完美的发型深深吸引(总是纠结这些细节。。)。我们每次骑完都会呈现出一个独特的被盔压过的头型,当然,这里面没有。据说有些特别吸引女性观众的镜头,没看到在哪里。。倒是有些搞笑环节观众们都笑场。不过这片子我是直到片尾曲播完才离场的,仔细看完了演职人员名单,好长。。

片尾看到仇多明是自行车技术指导。我们那个年代骑公路车的应该都知道他,HK一位很厉害的选手,代表港队参加过不少职业赛事,也玩过国内业余赛。现在呈现的结果应该是各方面妥协的结果。我想仇先生肯定也很多不满之处,但一定是非常尽力了。

而所有的专业评论,对这片子都给予了猛烈批评。而就他们提到的那些槽点,我都认同!

下面是我在第一时间写下的槽点:
1.几个主演骑车的姿势,太丑了。
全片最高频出现的冲刺镜头,也是我最不能忍受的地方。好吧,毕竟不能要求每个演员都像张震。女主我就不说了,所有骑车戏都在打酱油。几位男主看得出很认真的练习过,晒得黝黑的皮肤也说明问题了,不过,他们所有冲刺基本都是靠脸,摇车动作惨不忍睹,从头扭到脚,又不是虫子!

2.冲刺车手为啥在单日赛爬坡段还能突围
冲刺和爬坡是两个互斥的特征,相信仇先生反对过,但是为了情节推动只好牺牲了

3.城市绕圈赛单飞的不合理
提早突围的很少有大牌冲刺选手,根本不可能被peloton(主集团)放走。擅长个人计时ITT的选手可能有机会。同上,应该也是妥协的结果

4.低级别赛事使用无线对讲
前几天看TDF我还特意问过李指导这问题。前几年UCI想把无线电禁掉,后来由于车队联合抵制,UCI做出妥协,现在只有顶级赛事可以使用,而像环青海湖等等低级别赛事都不让用了。

5.比赛摔车及peloton队形
大面积摔车镜头拍的有点夸张。之后peloton队形为啥呈现大雁南飞状。。就算有侧风也不会这样呀!还有,pro们从来不用下车解决个人问题。

所有的专业评论写的远远比我提到的这几点详尽、透彻,我需要补充的就是,里面还有不戴头盔继续比赛的场面,实际比赛这也是会被取消成绩的。

对所有准确犀利的批评,我唯一需要提醒就是:请不要把他当自行车运动纪录片来看。

希望影片忠实于运动的实际形态,希望能体现自行车运动员训练的艰苦卓绝、战术的复杂精妙,在这短短125分钟的片子里承载这些,可能是有些苛求了。

运动题材的商业青春片,运动本身仅仅是载体,可能主创人员开始就没有定位于精准呈现运动本身。有仇多明、黄蕴瑶、沈金康做技术指导,想来主创方本身并不缺专业素养。而站在局外人的立场,这些技术细节的还原是否都适合普通观众的口味?欣赏起来是不是门槛过高对观影造成障碍?这是主创人员需要取舍的。

而取舍的结果,大家已经看到了。普通观众普遍对骑车场面正评价,而车圈的专业评论都是一片吐槽。

还有影评说,这个故事内涵不够,情感升华找不到支点。这点我赞同。基于对自行车题材的偏袒,我对故事性要求不高,没硬伤即可。国产片的质量大部分还无法和国外大片比肩,而这个故事基本是流畅的,达到及格线以上,可以接受这些设置。

而制片方在一些小细节上做的很不错,比方所有人名都在向车手致敬(黄蕴瑶、周伟文、仇多明、沈金康等等),特意请CCTV5解说陈莹来献声。据说李指导也去做了解说但最后并未使用,略感遗憾。这些用心的细节,足以让我忽略不足,开心的看完整场戏。

特别提一下彭于晏。这片子里大部分时候他仍然带着处处耍帅的气质。不过,在海边跟娘喝酒一场戏,一个闪烁的眼神,能感到想要努力诠释好角色。为了这个眼神,对他持肯定意见。

最后,赶快去影院吧,不管你是公路党还是山地党还是仅仅郊游派。这片子还有诸多不足,但这是国内第一部公路自行车竞技题材电影,而且是一部诚恳的片子,故事合理基本完整。如果未来想继续看到类似作品,至少应该尊重出品方,拿出爱好者们的诚意,去影院支持。

Enduro World Series

看了一天情怀了,来点hardcore,做下科普,什么是EWS。

2015北京全山联赛第一站刚刚落幕,赛制有重大改革,朝EWS迈了一大步,第一次做到单日多段赛,上坡段只在关门之内达到即可不计时了。小伙伴们表现都很振奋人心,个个玩得不亦乐乎,施展高超的技术,碾压赛道!碰巧同一天,EWS 2015年第三回合也在苏格兰进行了第二天的比赛。

可完了还有人问,EWS是啥?车手们成绩为啥差别没那么大?

EWS:Enduro World Series,山地耐力世界巡回赛,实在是山地自行车界的新星,2013才年办了第一届,今年不过3岁。MTB(mountain bike)山地自行车的比赛主要包括自行车越野(XC:cross country)和下山赛(DH:downhill),前者是奥运项目,偏重体能,后者因为有红牛坠山赛这样技巧卓越冲击力强劲的极限进化版本而广为熟知。XC、DH都有UCI(国际自盟)认可的世界杯分站赛,而EWS还没进入UCI大家庭,当然,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因为UCI是为厂商驱动的嘛(看看公路车上引入碟刹就懂了)!

今年EWS有8轮(站),分别在南半球、欧洲和北美地区。年初是新西兰,之后来到欧洲岛国爱尔兰、苏格兰,再经过海峡移至法国,接着飞去美国和Whistler(呵呵,他就代表加拿大了),最后两站回到欧洲大陆,先在西班牙海岛,意大利(Finale Ligure!)收尾,和去年一样。可以看出来,欧洲和北美仍然是这个新兴项目的中心。

EWS,一般每轮正赛分为两天,一整个周末。通常选手们只能在赛道开放日才开始练习,时间有限,不会太熟悉。一天有3~4站,总骑行里程在30~40km之间,总爬升(下降)1500m左右,两天一共要骑70~80km。每个分站之间只能自己骑到下个起点,非常偶尔的情况下可以搭车(可能全年也就1、2次)。但上坡不计时,关门时间内达到即可,成绩只算下坡时间。要求每个车手全程带盔,包括爬坡路段,所以相当一部分车手不选择全盔而是全地形盔(不是普通的山地盔);下坡还得带着护膝,需要自己背包,带上必要的工具、防雨服和求生用品(救生毯、求生哨、医药包等等),以及食物。全天会过一次维修补给区,其他大部分时间得自己处理车辆故障,所以包里的工具尤其重要。

赛道难度通常很高,并不比DH逊色多少,人工修葺更少,需要小心通过的技术难点有时比dh赛道更多,而少一些飞大包环节。因为还得爬坡,选手们只能放弃沉重的双肩DH车,转而选择可上可下的enduro车型,一般是前后行程150~180的软尾,可以完成十几公里的爬坡,同时也能应付下坡路段各种复杂路况。下坡从4、5分钟到十几分钟不等,对技术和体能都是巨大考验。事实上,很多车手都是职业DH车手,他们游走于两种赛事之间,体验不同的风格乐趣。

这种有上有下的赛事,更贴近车友们平时的骑行风格,而同时因为赛道高超的难度和原生态的特点,完全满足了车友们日常对技术的追求,因而迅速风靡开来,现在不仅仅有EWS,还有其他各种本地本国版本的enduro赛事。各种赛事里不仅能看到精妙的下坡技术,也会有选手们苦哈哈蜗牛状的爬升镜头,很有神仙下凡的亲近。这个赛事显然是厂商们火力全开极力推动的,以往两头不靠的AM/Enduro车终于在国际赛场上有了用武之地,同时一系列附件厂商也笑逐颜开,XC、DH比赛里没他们什么事儿啊!

WXC转播: 如何提高比赛观感?

如果非死忠,我想很难有人可以全程看完一站山地车越野赛直播,尽管也就不到2小时。相对而言,公路大环赛单站的转播就好看不少,尽管有人仍然会抱怨:看不懂!
你们哪里看不懂呢?

XC转播,有几个很明显难以逾越的障碍:

1.技术困难,机位有限,无法全程转播
赛道是山上土路,做不到跟拍,而赛道大部分在林子里绕来绕去,200m就设一个固定机位也不现实。08奥运转播有两个点(或者三个?)设了滑轨,能够跟拍某几个上坡,可也就那么几十米。机位缺失的弊端不言而喻,这站最后一圈,开始阿布还一直领先,下一个镜头,居然nino已经超过去了!大疆能解决这个问题吗?而且林子里光线差,对比度可能很大,对镜头的要求更高。

2.视觉效果差
所有二维视频都会把实际的坡段变缓和,加上pro们高超的技术,普通人可能根本看不出来现场的路况多么艰难。电视前一个并不起眼的下降,可是现场一看,没准能把你吓趴下。老山的经典赛段,号称天路的下坡,pro们下的飞快完全不在话下,现场一看,又陡又窄,中间还要躲避大树,走线必须分毫不差,我一直没敢尝试。当年技术高超的stuart同学就在这里挂了,直接胳膊肘摔折,歇了好久不能骑。

3.缺乏速度感
山地,即使是pro们在出发或者attack时完全的无氧运动拼尽全力,电视前面那个你仍然不会感到有多快,毕竟绝对速度在那儿,没法和公路或者DH比较。

4.解说困难,降低了观赏性。这个得从几个方面说
a.缺乏复杂的团队战术
山地是一个人的战斗,很少团队作战,这点和公路截然不同。公路车,很大一部分是勾心斗角,不论是不同车队之间还是同一支车队内部(当年的阿壮和小康在车队内争主将,后来的爵爷和Froom),都能看出很多花样,比XC丰富太多了。

b.技巧本身,对没有体验的同学来说,很难感受到
关于一个下坡的胳膊肘弯,想高速通过有多困难,没体验过实在看不出门道。观赏性降低了很多。

c.镜头里的人员有限,解说词少
因为大部分情况是单兵作战,选手们分化很快,马上在赛道上各自唱着独角戏,很多时候可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只能自勉。相比公路,如果不是最后的山地爬坡,主将们基本是不可能单飞的。而不少车手为了车队的出镜率等等会作兔子,在前面形成突围集团。XC转播镜头80%对着最前方,注定这是个相对固定的少数派。这站又是老套剧情,阿布和nino早早确定领先优势,他们的名字翻来覆去被说了几十遍。反观公路,因为无论如何主将团队都至少会有5~20人,还有前面的突围集团,这么多人分享镜头,完全不缺谈资。

d.绕圈赛,赛道总长不超过10km,沿途没太多看点
这又是个无解的难题。公路一站200km+,沿途风景秀丽,当个旅游宣传片看也不为过。山地,10km之内的绕圈赛,高差100m以内,没法比。

在转播缺乏吸引力的状况下,这个运动怎么推广?摆在面前的难题真多。

浮生若梦

隔了好几天才读完南康的故事,浮生六记和等你到35岁两篇,看的糊涂。
原来以为是婚后出柜,后来才发现是婚前男同转为直男,结婚。半天才绕明白。

文字全是克制的伤感,弥漫开来深重的绝望,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

我们普通人,天然常驻阳光里,谈笑好莱坞某某明星出柜,男男女女秀恩爱,甚至政治大佬的公开,好像这些已经是社会常态了。
在伟大国度,这应该是幻象。

好多年前那部蓝宇造出了两个影帝,后来这个题材的片子还有有影响力的吗?这始终是社会阴暗面,鲜有主流媒体对准镜头。我对这个群体的关注甚少,不了解他们的生存状态。悲剧肯定无数,知乎上看到的能成功移民去阳光里的,都被上帝眷顾着。我想都应该是个例。

南康的故事里,从此过上正常生活的另一位主角,同样也没有错。异性恋里的各种背叛或者仅仅是七年之痒感情变淡,在同志世界完全类似,更何况还是社会家庭多重重压下的决定,没什么需要指责的。这个故事,如果写成为了满足父母众望走过这步,会不会没那么可鄙呢?

有人怀有执念,有人能够变通处事,都是世间万象,优胜劣汰,万物法则。自己的标准并不一定适用于他人,哪怕是亲密伙伴,莫不如此。
但是社会如果能够更进一步,给不妨碍他人的个人行为以生存空间,不再对个体施以举道德传统之名压个人欲望之实的暴力,宽容对待与祖训相悖的言行,不扣上异教恶徒的帽子,将会是多么可爱的一种存在。

有次友人评论某某是个好人。我笑着反问,那么什么是 好 呢?这真是个模糊的字眼,像个巨大的护身符,掩盖了其他一切细节。

前几天听闻的旧事,轻言巧笑,从他人嘴里说出来,当时即使心里翻涌,也只是盈盈又喝了一杯酒。“7号!”那晚的酒不论几号都太甜了。

等你那篇,读到最后眼圈也红了。
虽然好多时候都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

配一首列侬的imagine,祝活着的人如愿。

迷失雁北

头天晚上基本已经放弃穿越了,要离开电脑三天时间,心里没底,怕被同事追讨,项目进度拖延。凌晨做了个梦,同学们都开开心心出发了,对我告别,俺一个人,被遗忘在世界尽头。

早起赶紧打电话:帮主,我要去!!!

火速收拾衣服,只可惜没找到抓绒腿套,只带了薄的夏款。也没找到风衣。搬家后所有东西都不在能触及的地方,为后面旅程增加了风险。

中午集合,我把车扔在帮主那里座毛主席的宾利。幸亏如此。后来三辆车在高速上展开了一骑绝尘的追逐穿梭模式,法拉夏利动力延绵不绝,都说刹车极不灵敏,但帮主从无意外。那辆车,我一进去就能感到每个零件都在颤抖。帮主后来很骄傲的说:这发动机是四缸的!按理节日免费期间高速拥挤,据说八达岭已经成了一锅粥,不过帮主英明,总能选择正确的时间路线,这么多次穿越,路上从没觉得特别堵。一路风景如画。瓢泼大雨带来了湿滑的路面,也描绘了云雾缭绕太乙仙境般的山色,飘渺的浮云给山体裹上一层轻薄的纱,岩石树木都有了层次丰富的颜色,道路两边一丛丛脆生生的新绿,让我想起了所谓最好的年华。 继续阅读迷失雁北

trouble is not my friend

好心塞。

工作的阻力,比想象的大。技术上的壁垒,用工程化手段,总能够克服,区别是成本、时间。
程序、流程,乃至观念的差异,是更加棘手的,我缺乏解决的经验,不知道如何入手,或者是,刚刚挽起袖子,想要披荆斩棘手起刀落,这时被不断泼冷水,旁边人目光凌厉,我难以理性的对待。

更糟糕的,很多情感因素左右。某些做法,轻轻巧巧,就熄灭了做事的勇气和决心。

自己状态不够好。那只靴子仍然不落下来,我一边鄙睨,一边犹疑,总不能装作事不关己,理性总会被小心思打败。

黑咖啡配充气巧克力是一道良方,配套跟进的必须是15km,90min。

不高兴长肉唉。